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库> 短篇> 梦回大西

更新时间:2019-05-21 14:17:51

梦回大西 已完结

梦回大西

来源:麦子阅读 作者:凌鹤弓玄 分类:短篇 主角:郭伟,米苏儿

主角是郭伟米苏儿的小说是《梦回大西》,本小说的作者是凌鹤弓玄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不知过了多久,她醒来了,身躺在一处泛着暖意的光滑平面上,水晶材质,让人一眼便能见到底的。一个懒腰、一声呵欠,便预示着她还未绝对清醒,心还不曾离开那个世界,多么温暖的怀抱,多么柔情的缠绵,多么温柔的爱抚,想到这儿,不禁羞涩的埋头浅笑,那红扑扑......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啊——!”呐喊,发自内心的呼唤,是心在召唤,是心在狂叫,心,只是心,不见外的。面、一如呆滞般平和,嘴、不去呆滞般闭合,她并非不愿嚷叫,而是无法嚷叫。或许她已嚷叫出来,只是自己听不见,毕竟她已是个死人,死人许是不会有这般感悟的,她想。

眼是心灵的窗,即便自己再过呆滞,即便这里再过另界,面对死亡的恐惧还总是有的,别忘了,这可是人,一个不过十九岁的花季少女,那先前足够勇敢足够坚韧的心能为她续命多久?

我想,答案是可想而知的罢!

夜,还是那样的黑,血,还是那样的红,气味,还是那样的令人作呕,环境,还总是那样的肮脏,漩涡还是那样的催命!船只还总是渐而靠近的,红液还总是具有浮力的,干尸还总是体重轻盈的——不错,液体渐而漫过船只,干尸逐渐浮出船内,一点点、一点点的向她靠近,就在她似死人的呆滞中,就在这般不知不觉中,它已渐渐地与她靠近,并非以躺姿,而是直立,且是直挺挺眼瞪瞪的立在其前,同处漩涡之中……

说也奇怪,这漩涡虽漩了许久,转了多个来回,却不见她的下沉,也不见船体的卷入,只是那具干尸,此刻眼珠子早已不会动弹的干尸,直勾勾盯着她且眼角依旧淌着泪的干尸,莫名的介入其中,与之同陷漩涡之中。我早就说过,也许它还是有生命的。

“啊——!”她已叫得声嘶力竭,不知多少遍、多少次,喊叫、嚷叫、吼叫、咆哮!面对着这样一具不知名的干尸,正对着这样一具干尸叫喊,在外人看来也许她是当真病了、及至疯癫,但是这在内人眼中却是再寻常不过的事情了,毕竟来此异地,所谓的“历练”是必修课。可是,这内人究竟身在何处,内地又何时才能抵达,可怜的她、无助的她、卑微的她,甚至与干尸同席,于一个花季少女而言,这该是何等的悲哀!

“不要啊——!”她再次发出呼唤,“不要过来——不要——不要啊——!”她竭力嚷叫出来,竭力想让这干尸听见,竭力想有个圣士来解救,可这一切都已太过是虚妄,要知道这是一个怎样的地方啊!

近了、近了、又近了……眼下不是别的,只是干尸,干尸啊,近了,近了,又近了……

恍然间,那干尸已与其交缠为一体,漩涡的转速是强大的,其自身携带的灵力也是不言而喻的,只见他们脸对脸,体对体的缠绕着,似男女缠绵时的姿态,不错,与干尸缠绵,许是世上最浪漫的事了,毕竟干得果断,尸得单纯。

泪,加速涌动的**,不再是干流,而是带有绝对假说的——倘若当真有个动漫中的圣斗士,倘若当真有个现场写真,倘若这来者不是别人只是自己心心念的男朋友——流,跃,肆无忌惮,似与那淌血的干尸进行着一场毫无预兆可言的PK赛,一个泪的透明,一个血的鲜亮,若你是判官,又会将谁揽入门下呢?

漩涡开始飞速运转了,不再年幼,像是一个忽然长成的巨大的搅拌机,将她与这干尸共同席卷进去,水波一圈圈的扩散开来,水深也一点点的被拨开来,船只已消失不见体,许是被周遭的大浪席卷住了,又许是被这水流席卷至了另一时空。不解,且无人能解。

于世人而言,对无法改变的事物尽力而为才是最终的、难以妄下的抉择,他们不过凡夫俗子,绝无神话剧幕中的超能力可言,于是,按部就班是他们不得不背弃的道义人生,但世事难料,谁敢肯定世人皆凡,谁又说当下这二者无一异人呢?!——干尸,不错,那具干尸!

眼见他们愈陷愈深,她不敢下望,只怕是类似无底洞的万丈深渊,但她也绝不敢直视,只怕这眼前干尸当真发生尸变,当真无奈,绝望至极!于是闭目,紧紧地,死闭着,也许,于她,这便是再好不过的选择了——享受死亡的美。也许于得不到的结果享受过程是格外重要的,一如她最初要看清死神的面那般。

直至这刻她方才体悟,夜,其实并不那么黑暗,鱼人怪似乎并不那么凶猛,原来,黑暗的美,她到现在才懂。不过,好在不晚,毕竟她已懂得。她不禁神思、慨叹、沉醉、入迷,深深恋上了夜,投进了夜的怀抱,温暖,无与伦比的温暖,轻柔,是夜的**,执着,是夜的守望。温柔、似水的温柔,深深浇灌了她干涸已久的心,如今她已如痴如醉,在夜的怀抱,却不再黑暗,而是无限光晕、无限柔肠。

“哥哥、哥哥……”她轻声呢喃,一遍遍的,原来这不是夜,而是一个男人的怀抱,温柔而多情,让她感动无限,陶醉其中。似乎在她的潜意识中,这无比的柔情是只有她的哥哥才给的,而这也是唯一一个能给予她温暖怀抱的人,因为她大都是不让碰的,即便只是那再简单不过的牵手。

她不再睁眼,因为她早已逃离不出那个情醉时空,也许这是一个嵌套时空,这里发生的一切事情大都是杂乱无序的,一空未出,又入下一时空,试问这时空究竟嵌套多少层,也许只有眼前这内人才能勉强做到了如指掌。

她幸好不再睁眼,因为这怀抱的给予者不是别人,而是这时空的唯一存在者——干尸,此刻“他”的眼珠子已不再淌血,皮肤不再枯槁,虽相貌依旧那般丑陋,依旧类似鱼状,但这总比寻常尸变好的太多,毕竟这不是索命的那具,反之,是救命的。

此刻的他与她已深深交织在一起,她紧抱着他,他紧拥着她,他的血因她而止,她的怕因他而消。他看着她,像看一个熟睡的孩子般的长辈,轻抚着她的长发,拍打着她那娇小的肩膀。她呢,则深深沉醉于这并非爱情的亲情怀抱,不愿醒来的,也绝不会醒来,因为揽其入怀的正是个圣士,且是个具备真实超能力的变异人。

漩涡就这样回旋,渐入渐深的,再回首,已没过了这二人交织的躯体。就这样一圈圈的旋转,一步步的沦陷,我不知是该恭喜还是沉默,毕竟她活下来了,还有呼吸与温度。

不知过了多久,她醒来了,身躺在一处泛着暖意的光滑平面上,水晶材质,让人一眼便能见到底的。一个懒腰、一声呵欠,便预示着她还未绝对清醒,心还不曾离开那个世界,多么温暖的怀抱,多么柔情的缠绵,多么温柔的**,想到这儿,不禁羞涩的埋头浅笑,那红扑扑的脸蛋儿再也不被遮掩了,因为黑暗的阴影已逐渐褪去,留下的是光晕无限,七彩、斑斓……

在这风景无限好的另界,她终于得以均匀的喘息,不知为何,这会儿她懂得了享受,似回到凡界般自在,轻合了眼,头微扬,双臂拄面,**自然交叉,深吸一口气,再静缓着吐气,微笑、面泽红润的冥想着,倍感舒心与明朗,原来人生只是在这一呼一吸之间,如此平和、如此流畅,不错,船到桥头自然直便是这个道理了。

“唉,若是生前能悟此,该是何等的超脱呀!”她静默感叹道,低头,冥想,此刻的她又在想些什么呢?

不知,确实无人能知,因为连她自己都不清楚,究竟是梦是醒,是醉是痴。“哥哥……”不觉中又是这个称呼再次被呢喃,完全无意识的,她不禁一怔,而后便是深深地凝视,不看任何的,只是随意给眼找个归处,让心尽可能的平静下来。她需要时间,需要安静,需要冥想——她死后的一切,哥哥该何去何从,新欢?不,她决不信。痴等?不,她不忍心。但这一切都只是幻想,她不能为他做什么,更不能为他改变什么,毕竟在她已有的认知中,她早就是个死人了。

不觉中,外界的景色已变得如此鲜艳夺目,美轮美奂,许这一切本就是如此,只是少了懂得品析之人。不远处的珊瑚礁拥簇着身下这巨型水晶块,五颜六色的,均泛着红光,不知是什么神奇的力量赋予的类似神的气息,一如先前的死水那般。再向外延,是平静的水面,映着七彩的光环,有海泡的、有鱼群的,安谧而祥和,叫人惬意至极。

放眼望去,此幅图景便是那美海图。那块水晶巨石像极了一座岛屿,围绕其身的是七彩的**人珊瑚礁,泛着玄妙光晕的,很是乍眼。凌驾其上的是一位青春美少女,长发披肩、皮肤白皙、纤细柔美,姿态气质优雅,叫人着实目瞪口呆。既有岛屿,自是少不了水,于是那平静的湖水扮演了最称职的角色,虽是点缀,却也得到了其应有的报酬,增色不少。

就是这样的美景,就是这样的祥和,就是这样的世外仙境,于她而言,不过凡尘一场,满地凡尘不入眼,是她的作为,此刻虽不求名利,但她心中的一个“哥哥”便足矣抵得天下之大千。

见此,水晶棺材中的家伙按捺不住了,不错,那巨型水晶块不是别的,而是一座水晶棺,里面并不是空的,而是满载,且是附有神明意义的装载。

蓦地,只见棺材开始晃动,他**叫醒她,将她带离那个世界,毕竟她所想的凡界是不属于他的领地的,他是自私的,他只要她留在他的世界,留在真正的古国大西。于是,他只得逐步引导,但首先需要做的便是将其叫醒。晃动、晃动、晃动,他努力尝试,却终不见成效。动幅不敢过大,生怕摇落了她,使其坠入珊瑚礁,要知道这些玩意儿是活的,但凡带点儿腥气味儿的东西它们是一嗅便知。这也难怪,这道关卡并非是谁人都有能力穿越的,不然大西文明岂不早已被人类发掘殆尽?人啊,贪得无厌的人啊,就是这么一点一点给自己埋下隐患的,就是这么一点一点不知悔改直至灭亡的。

蓦地,“啊——”又是一声尖叫,自打进入这异地时空,她说得吼得叫得最多的便是这句语气惊叹词了,反复、无休止的反复,不知何时会是尽头,毕竟这先甜后苦的日子她已尝过,且滋味并不好受。

怎么?那棺材之人取了什么妙法将其叫醒?而他又是何人?接下来会对她做出什么幽冥召唤呢?

猜你喜欢

  1. 古言女强小说
  2. 短篇美文
  3. 玄幻小说
  4. 悬疑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