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库> 短篇> 我的姐姐是杀手

更新时间:2019-05-21 13:54:03

我的姐姐是杀手 已完结

我的姐姐是杀手

来源:麦子阅读 作者:呐喊大云云 分类:短篇 主角:亚当斯,冷芸

主角是冷芸的书名叫《我的姐姐是杀手》,是作者呐喊大云云写的一本短篇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姐!这几件衣服居然要5000多吖。”看着凌手上的发票,冷芸惊讶道。.......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纽伦堡,位于德国巴伐利亚州,拥有玩具城之称的一座美丽的东南部城市。距离纽伦堡不远的弗兰克侏罗山的最高峰——波普山上,有着一座历史悠久的的中世纪城堡。对于这座城堡的历史,就算是居住在当地的德国人也不清楚。


这个的城堡,正是亚当斯的组织炽的基地。此时城堡的会议厅中,几位炽的高层人员正对着一份来自中国的情报发生着口角。气氛显得异常的沉重。

这份情报,正是远在中国的亚当斯让兰斯发回总部的,内容的大概就是亚当斯的发现和现在正受到龙组的监视。

“Frank,Sagmir,warumAdamstunsollte?(弗兰,你说说看,为什么亚当斯要这么做?)”看着桌上的报告,一个坐在左手边的中年人问道。

那个被称为弗兰的人看了他一眼,眼里充满了不屑。叹了口气后说道:“Ichsagte,YeLei,wei?wirklichnicht,wieSieeinHigh-Level-Organisationzuwerden,undsogarsolcheoffensichtlicheDingenichtgesehenwerdenkann.(我说耶雷,真不知道你是怎么当上组织的高层的,连这么明显的事情都看不出来。)”

“You!(你!)”耶雷听到弗兰的话,火冒三丈地指着弗兰道。

“Beruhigedich,YeLei!(冷静点,耶雷!)”坐在耶雷右手边的男人说道。

“Cool?BOSSSoulEaterohnedasWissen,dasswirgehenundeinVerr?ter,wiekannichcool?Aachen,dieSiegeradesagenSieuns.(冷静?BOSS瞒着我们去帮那个噬魂的叛徒,要*怎么冷静?亚琛,你倒是说说看。)”耶雷拍着桌子吼道。

亚琛听到弗兰的质疑,嘴角微微抬起,对着耶雷冷笑道:“Dummistimmerdumm,jederwei?,dassdieAnwesenheitvonFraueinVerr?teranSoulEaterist.(笨**永远都是笨**,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那个女的是噬魂的叛徒。)”亚琛说的时候还刻意加重了叛徒两个字。

“DuBastard......(你个混蛋……)”就在耶雷想骂人的时候,突然反应道:“BOSSistwiedasOriginal......(原来BOSS是想……)”

看到耶雷终于明白过来了,亚琛在椅子上伸了个懒腰道:“Ja,nurweildieseFraueinVerr?teranSoulEaterist,sotundiesnurBOSSihr,solangezuschützen,wiederChefihrVertrauenzuerhalten,dannwerdenwirinderLage,SoulEaterzuvernichten.L?sstmanMenschenbekommenihrSoulEatererwischt,dannsindwirpassiv,weiljetztLeutesolltenauchbeachten,SoulEaterBOSSvonderStange.(对,就因为那个女的是噬魂的叛徒,所以BOSS才这样尽力的保护她,只要BOSS能取得她的信任,那我们便能一举歼灭噬魂。如果让噬魂的人先抓到她,那我们就非常被动了,因为现在噬魂的人也应该注意到BOSS了吧。)”

“WenndieseFrauistwirklichRebellion,warumdannnichtnursetzenihreIntelligenz,dassSoulEaterwieH?renderBOSSist?(如果那女的真的叛变的话,那她为什么不干脆把噬魂的情报说给BOSS听就好?)”弗兰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Ichdenke,dieFrausolltemitdemOriginalseinwirhabendasgleicheZiel,nichtwahr?AberjetztistsienachChinaging,soscheinteswillnichtzudendunklenErinnerungenanihreVergangenheit,gehensievielleichtdieZeitnehmenausderDunkelheitodervielleichtvonderGeschichtevergessen,undwennja,dannAnstrengungBOSSverschwendet.(我想,原来那个女的应该跟我们有同样的目标吧?但是现在她却跑到中国,似乎并不想再去回忆那段黑暗的往事,或许她会借此把那段黑暗的历史遗忘掉也说不定,如果是这样的话,那BOSS就白费力气了。)”亚琛解释道。

“IndiesemFallsindwirnicht,welcheMa?nahmenzuPunktgetroffenwerdensollten?(这样的话,我们是不是应该采取点什么行动?)”弗兰问道。

亚琛只是笑笑,并没有说话。只是在心里道:“BOSS,ichhoffe,Siewerdennichtverwechseltwerden.(BOSS,希望你不会看错人。)”

关于凌,看来只有在炽有智囊之称的亚琛才明白她的意图,其他人都是一头雾水。

中国上海。

亚当斯几人此时正在酒店中吃着午饭。对于亚当斯来说,他并不着急。因为他来中国的目的并不是来搞破坏,只是在适当的时候保护下凌和她的妹妹,所以对于龙组近日来的连番行动,亚当斯直接按兵不动。他在等,等噬魂在中国的人员沉不住气出来,他便会露出獠牙,把那些人一个不剩的全部消灭掉。亚当斯抬起筷子夹了块鸡蛋送到了嘴里,一边嚼一边喃喃道:“恩,不错不错。”

而兰斯几个人却在那里尴尬着,他们不会用筷子。用手握着筷子鼓捣了半天还是不明白如何使用。

“Hahaha,siehstduJungsaussehen,undsogareinPaarSt?bchenwerdennichtverwendet.(哈哈哈,看你们几个的样子,连双筷子都不会用。)”亚当斯看到兰斯拿筷子的样子,当场笑道。

对于亚当斯的嘲笑,兰斯等人也只好忍气吞声。谁叫他们不会用筷子呢。

亚当斯看着被弄得乱七八糟的一盘菜,无奈地挥挥手道:“服务员。”

“您好,请问您需要什么服务吗?”一位服务员听到亚当斯的叫唤,走过来道。

“麻烦你帮我拿四副刀叉过来。”

“好的,请稍等。”

很快,服务员便送来了刀叉。拿到刀叉后,兰斯等人感激地看了亚当斯一眼,便狼吞虎咽了起来。

“Langsamlangsam!EssenSienichtmeinenAnteil.(慢点慢点!别把我那份吃了。)”亚当斯看到那几个人的吃相,急忙对兰斯他们叫道,然后也加入了其中。

与此同时,噬魂总部。

“DerNarr,derSpeiseabf?llewürde,müssensichnichteinwenigzutun.(一群只会浪费粮食的笨**,办一件小事都办不好。)”血影在收到夜的报告后,气愤地吼道。

“BOSS,nachdergegenw?rtigenSituationistnichtdieerstePerson,dienachhintenzieheneineweitereNacht,langfristigePerspektive?(BOSS,按目前的情况,是不是让夜先把人扯回来再从长计议?)”说话的人是噬魂的主将。

摆了摆手,血影说道:“Nein,wirjetztnichtnurnichtzurückgenommen.AberzuschickenMenschenaufT?tigkeitenfortzusetzen,umdieGruppeaufmerksamlangest?ren.(不,我们现在不但不能把人撤回来。而是要派人继续活动,从而扰乱龙组的视线。)”说罢,血影对着正在旁边恭候的黑衣人道:“Ichmerke,dieNacht,soordneteersofortdenTransfervonPersonen,dannschickeichjemandenumihnenzuhelfenangezogen,umdieAufmerksamkeitdesDrachen.AuchmitderNacht,gabichihmeinenMonatZeit,umjedenPreis,indemMonatvormirzuhelfen,wosieChi.(给我通知夜,让他马上安排人转移,接下来我会派人过去帮他们吸引住龙组的视线。还有,跟夜说,我给他一个月的时间,无论付出什么代价,在月帮炽之前给我找到她。)”

“Ja!(是!)”说完黑衣人便下去发通知夜了。

“BOSS,Warum?(BOSS,为什么要这样做?)”那个主将不解的问道。

血影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挥挥手让他退下。那个人走后,血影站起身来到墙壁后的暗室中,暗室里非常的简陋,只有一张桌子和椅子和墙上的一张照片。照片里站着三个人,血影,凌和另外一个年轻的男子。看着照片,血影脑海中顿时涌现出了十年前的回忆。

镜头回到上海。地点,冷芸家。

“吖,好累啊。”冷芸回到家后的第一句话,而且身上还大包小包的拿了一大堆。

今天下班后,凌打了电话给冷芸:“小芸,等下下班陪我去SHOP&PING吧?”

“啊?姐你要买什么东西吗?”

“恩,想买点的东西,然后顺便帮你买几件衣服。”

听到凌的话,冷芸便想起了凌在住进来之后对着冷芸的抱怨。

“小芸,这是你的衣柜?”凌看着冷芸房间的衣柜,不可思议的说道。

“恩,怎么了姐?”冷芸看着凌,不解道。

“OHMYGOD!小芸你怎么都穿这些衣服啊?”凌在衣柜中翻了又翻,除了休闲服之外,就只有两条短2裙和一件无肩的蕾丝裙。看着这些衣服,凌紧紧地皱着眉头。

“这些衣服……怎么了?”冷芸看着凌的样子,不安的问道。

摇了摇头,凌对着冷芸无奈道:“我说小芸,你怎么连件像样的衣服都没有啊?”

“啊?”听到凌的话,冷芸直接惊呼道。

“唉,看来还得帮你买几套像样的衣服啊。”凌叹了口气道。

“小芸?你怎么了?”凌见等了半天冷芸也没说话,对着电话问道。

“啊?啊?哦!没事……那姐等下在哪等你?”冷芸被凌的话打断了回忆,慌张地说道。

“恩,等下我去你公司找你。”

“哦,好的。”说完,冷芸便挂掉了电话。

下班后,冷芸带着凌,来到了上海最繁华的南京路。来到步行街,凌立刻拉着冷芸来到了专卖店里。

(南京路步行街位于南京东路的河南中路至西藏中路段,全长1033m,路幅宽18~28m,占约南京东路总长的三分之二,是集购物、旅游、商务、文化五大功能为一体的特色步行街。漫步于步行街时总能体会到一种莫大的快乐,彩色的铺路砖石、统一的路心售货亭、两边各类时尚流行商店、熙熙攘攘的人群、可爱的观光小火车,以及设计别致的城市雕塑……这些都构成了上海的现代都市风景。

步行街路面铺设彩色砖石,并以4.2米宽的金带为主线,金带所使用的材料是意大利进口的印度红花岗岩,金带上另有37个雨水窨井盖,盖面刻有上海不同时期的建筑。路面还设有无障碍盲道。道路两旁设有座椅、花坛、电话亭等公共设施。在河南中路、浙江中路和西藏中路口分别摆有3座雕塑,主题分别为:“三口之家”、“少!*”、“母与女”。在河南中路入口及西藏中路出口另树立有“南京路步行街”街碑。步行街的中部是一座世纪广场,广场为演出需要设立了一个舞台,广场内还有重4.5吨的“东方宝鼎”和景观钟,周围是花团锦簇。)

“您好,欢迎光临。”

“恩。”应了声后,凌拉着冷芸便看了起来。

“您好,我给您介绍几款衣服吧?”说完,店员随手拿下了一套连衣裙对着凌说道:“这个是我们店新货,也是今年最流行的款式。”

凌看着店员手上的连衣裙,连声赞道:“恩,不错。来,小芸,快去试试。”

“啊?不要啦姐。”冷芸拒绝道。

“不行,快点快点哦,我们还有很多东西要买呢。”凌催促道。

冷芸见推脱不过,只要悻悻地拿着衣服来到了更衣室。

换好衣服,冷芸慢慢地从更衣室里走了出来。

看到冷芸,凌直接点点头道:“恩,这才像点样子。”

这件连衣裙是黑白圆点,双排扣的设计,最为抢眼的地方是红色腰带,与同样为红色扣子相呼应着。

这时就连店员也发出了赞叹,声音中还隐隐带着些许的妒忌。

冷芸不好意思地看着镜中的自己,在心里道:“我有多久没穿过这样的裙子了?”

就在冷芸在镜子前看着自己的时候,凌已经拿了好几套衣服过来了。“来小芸,这些也试试。”

看到凌手上的衣服,冷芸感觉自己的头上流下了许多的冷汗:“姐,这么多试得完么?”

“嘻嘻,没事啦,反正如果小芸穿了觉得合适那就全部买下来吖。”凌无所谓的说道。

此时,最高兴的就属正在旁边看着的店长了。听到凌的话,店长直接小跑到冷芸身边,对着冷芸道:“这位小姐的身材绝对是完美的黄金比例,穿任何的衣服都是那么好看,如果小姐你试不了那么多,可以把你的尺码告诉我就好。”

凌听到店长的话,赞同的点点头道:“恩,那麻烦你帮我把这些全都包起来。”

“好的,请稍等。”

很快,几件衣服便全部装好了。付了钱,凌拉着冷芸前往下一个店铺了。

“欢迎下次再来。”店长热情的说道。

“姐!这几件衣服居然要5000多吖。”看着凌手上的发票,冷芸惊讶道。

“不会吖,我觉得很便宜呢。”凌笑笑地说着。

就在冷芸还打算抱怨的时候,凌开口道:“恩,到了,我们进去吧。”

来到店里,凌没等冷芸开口便对着店员说道:“帮我看看我妹妹应该穿什么样的高跟鞋。”

“好的。”店员说完便开始询问冷芸。

问完后,店员直接拿了几双高跟鞋放在冷芸的面前道:“来,小姐试试吧。”

冷芸拿起一双黑色高跟鞋,上面还有用钻石镶嵌的心型。

“恩,小芸的眼光不错嘛。”

穿上了高跟鞋,冷芸试着走了几步。

“恩,跟衣服很配哦。”凌赞道。然后便对店员道:“麻烦你帮我把这几双鞋和那几双鞋包起来。”

“姐!”冷芸抱怨道:“不用买那么多啦。”

“好啦,好啦。就买这几双而已。”

买完鞋,冷芸和凌继续向着繁华的步行街前进着。路上,冷芸的回头率可谓是达到了200%,还有不少男性因为一直盯着冷芸看而不小心撞上了柱子或者被女朋友揪着耳朵埋怨。

放下东西,冷芸开始清点着凌买的东西。清点完后,冷芸看着凌,抱怨道:“姐,你看,之前还说不买了,到后面居然还买了这么多。”

凌看着冷芸皱着眉头的可爱样子,换好了拖鞋,坐到了沙发上对着冷芸道:“姐姐买这么多东西还不是为了能让你多一点打扮自己。”

“可……”

“不用可啦……难道小芸打算只穿一件衣服和穿一双鞋子吖?”凌对着冷芸说着,嘴角带着一丝邪恶的微笑。

“一件?啊?姐……你……”冷芸看到凌那个邪恶的微笑,想到了一个可能性。

“恩,小芸吖,我已经把你那些休闲服和鞋子都捐给了灾区了。”凌给了一个肯定的回答。

听到凌的话,冷芸直接是哭笑不得,跑到房间,看着那空空如也的衣柜,冷芸直接石化在了那里。

就这样,在凌的威胁下,冷芸只好接受了那些衣服。然而冷芸在之后穿着凌买给她的衣服,让公司的几个人直接在那说出了一句经典的话:“一日不见,当刮目相看。”

对于冷芸来说,这正是噩梦的开始。

这天,冷芸下班回到家。

“姐~姐~咦,不在?”冷芸叫了半天没人回应。姐姐去哪里了?

看到凌不在,冷芸正打算拿衣服去洗澡时,突然发现自己的衣柜貌似跟平常不一样了。

看了半天,冷芸终于发现了那一丝的不和谐。

“咦?我的衣柜什么时候变高了?”看着衣柜,冷芸疑惑道。

在冷芸的细心寻找下,终于发现了衣柜变高的罪魁祸首了。原来是衣柜下面多了块木板。

一举一抬一放,冷芸便把衣柜搬开了。(恐怖的力量,虽然只是个小衣柜。)

看着地上这多出来的板子,冷芸好奇地掀开了。

“啊!”房间里传来了冷芸的尖叫。

在冷芸掀开木板后,看到木板下面是一个被掏空的地方,四周用水泥给封了起来,而此时里面居然,居然放着……

“姐!你在哪?”冷芸直接打了电话给凌。

听到冷芸那受惊的语气,凌担心道:“小芸,怎么了?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不……不是,姐……为什么我衣柜底下会有枪械啊?”冷芸带着吃惊的语气道。

“噢!那些枪械吖,是姐姐的。”凌听到冷芸的话后,平静地说着。

“啊?姐……你……我……这……”冷芸支吾道。

“小芸不用担心,那些枪械是姐姐我在德国做特种队员时使用的枪。现在回来了,正好把它们都带了过来。”凌解释道。

“那……那个姐,你是怎么带进来的?”冷芸对凌这一说法根本不能相信。

“恩,这个是秘密哦,不能说的。好啦,小芸你假装看不见就行了。恩,姐姐现在有事,先挂了哦。”说完,凌便挂掉了电话。

放下电话后,冷芸看着地下那一堆武器痛苦地摇了摇头。

凌的武器库里有MP5,M4A1,巴雷特,瓦尔特P&PK/P38等,甚至还有几颗手雷。

“冷凌!”

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凌起身应道:“在这里。”

跟着一个女性来到一间房间中,冷凌看着房间中间坐着的两个人,他们身上还穿着警服。凌对两人说道:“你们好,我叫冷凌,是来应聘警察的。”

PS:恶搞一下,警察是不考的,直接应聘。

洗完澡,冷芸躺在chuang上,脑袋里一直想着那些枪械。“呜呜~”冷芸蒙着头,痛苦道。

过了一会,冷芸起身拿开了木板,直接拿出了一把手枪。“恩,还挺重的。”

拆下弹夹一看,弹夹里还满满地装着子弹。

其实说冷芸天真,单纯还不如说这个女生是一根筋更贴切,虽然在凌来了之后有时会发生一些很不寻常的事情,但是冷芸对于事情的接受能力比我写作的设定要快了很多。

重新装上弹夹,冷芸照着从电影上看到的那样,“咔嚓”一声,子弹已经上膛了。如果此时凌或者亚当斯在的话,肯定会被冷芸吓到。因为冷芸在把手枪子弹上膛后,直接摆出了最标准的举枪姿势。这就是所谓的本能。

“怎么是个女的?”在考场中,凌变成了那些男人的谈论目标。

就在刚才,凌对着那位警监说道:“我想进刑侦组。”

就这样,凌便被两位警监安排到考场接受考核了。

“恩,那个女的长得很不错啊。”“哇,好漂亮”之类的话凌从以前就听过了无数遍,对于这些话,凌早就免疫了很久很久。而且,从小凌接受的训练全是杀人的技巧,对于这种武术,凌更是了如指掌。如果说凌真的想动手,三分钟内,凌能让二十个人有二十种不同的死法。

这时,考试的考官已经来到考场中,对着考场的所有人说道:“在考试之前,请各位抽签决定自己的对手。

所有人听到后,全都在那议论纷纷,再加上这次能入选的,只有少得可怜的三个名额而已,对于考场中将近一百人来说,这将是残酷的淘汰赛。而且,整个考场中,只有凌一个女性。自然,这99个男人都希望自己能抽到跟凌对决,这样自己能入选的几率便比别人大了一些,可事情真像那些男人想得那么简单么?答案是否定的。

很幸运的是,凌抽到的是一号。

凌看了看手里的签,直接走到了场地中央。而抽中跟凌对决的那个男人,也伸展着拳脚走到场中,对着凌说道:“小心咯。”

考官见所有人都抽完后,也不多话,直接喊道:“开始。”

听到考官的命令,凌直接冲上前去,扣住了那个男人的手。

“嘿嘿,小把戏。”男人看到凌的动作,正准备反手挣脱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手根本就动不了。

“怎……怎么可能?”在男人的惊呼声中,所有人看到那个人被凌一个反身直接击飞出了场外。

瞬间秒杀,这就是凌的实力。对于凌来说,这种程度的决斗根本连热身都算不上。

所有睁大着眼睛不可思议的望着凌,对于凌所表现出来的强横实力,所有人都被吓了一跳,一些曾抱着幸灾乐祸心态的人直接感觉到自己的后背在发凉。

“这……”考官看到凌的实力后,也愣在那里,一时间连话都说不出来。全场寂静。很快,经过几轮的战斗,凌无一例外的以一击秒杀的压倒性实力得到了第一名。顺利地进入了刑侦组。

而此时的冷芸,正在家里玩着那些枪械玩得不亦乐乎,她发现,原来枪也是这么的好玩。

“冷队。”刑侦组的队员对着凌打招呼道。

“恩。”凌应了声后,直接来到了局长的办公室。

就在凌顺利进入了刑侦组的三个月后,凌以其强悍的实力和超级的效率成为了刑侦组的队长。

“进来。”听到有人敲门,王局随口说道。

“王局。”

“小凌你来了,来来来,坐。”王局热情地说道。

在凌坐下之后,王局拿出了一份文件交给了凌。

凌接过文件便看了起来。

王局此时也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对着凌问道:“小凌,你认为呢?”

“恩,王局,按目前的情况来看,这样的资料根本就连一点价值都没有,不过我认为他们很有可能在策划着什么。

“恩。”王局赞许了点了点头道:“我也觉得是,如果说真是某些犯罪团伙为了达成自己的目的而设置一个能分散监视而放出来的陷阱。”对于非中国的外国人,中国向来都是信奉来者是客这种待客模式,加上他们那群人也是行踪漂浮不定,王局能够从一些简单的蛛丝马迹中看出这么多问题,看来这个王局也不是个简单的人物。

“哼!已经查出来了么?”看着文件上说的地点,凌一下子便想到了夜。只有他才有这个能力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这是凌对夜的唯一印象。

“那王局,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凌询问道。

“恩,我看我们现在必须等,等到那群人行动的时候。”

“那这样我们不是很被动么?”凌说道。

“确实,不过相对来说这种方法比我们满世界乱跑要好很多了。”王局的意思是尽量用最小的警力做到最好的效果。说罢,王局沉思了下后对着凌说道:“小凌,此时我就交你处理了,怎么处理是你的事,我只要一份报告。”

“好的,那王局我先出去了。”

“恩,去吧。”

“冷队,给,这是最新的报告。”一个警员递了一份报告给了凌。

“谢谢。”拿着报告,凌便看了起来。

看完报告,凌对着所有人说道:“所有人准备出发。”

“是。”众人齐声应道。

此时,正在一处旧厂房的夜看着手下发回的报告。

“Abfall,alleAbf?lle.(废物,全都是废物。)”夜把报告一摔,对着下面的人吼道。

“BOSShatIhnenan,istderDrache,dieAufmerksamkeitderSiest?ren,nichtzulassen,dieDinge,diemanheimlichtunwürde.(BOSS派你们来,是要你们扰乱龙组的视线,不是让你们去干那些偷鸡摸狗的事情。)”夜看着手下这群人,早就在心里把他们骂了无数遍。此时,夜来到中国已经快半年了。

半年来,夜不断地在龙组监控的空隙下继续寻找着凌的下落,可当每次有一点线索时,亚当斯便会出现,把那好不容易得到的线索给清除得干干净净。

之前,血影派过来的人,夜并没有去管他们,只是让他们去完成那些该完成的事情而已。可谁知道这群人是越做越过分,到后来还直接惊动了警察,现在的夜已经是被人十面埋伏着,动弹不得。

对于亚当斯,夜绝对是恨得咬牙切齿。

“BiografieIchbestellte,sodassalleweggehennachdemanderenzurücknachDeutschland.(传我命令,让所有人陆续给我滚回德国。)”夜对着手下说道。

“Ja!(是!)”

就在夜下了命令后,突然有黑衣人冲进来报说:“Polizei!DiePolizeikam.(警察!警察来了。)”

“Was?Verdammt,zerst?rtdieDinge,zurückzutreten.(什么?该死的,把东西全部销毁,撤。)”夜气急败坏的说道。

随着呼啸的警笛声靠近,夜和手下一边迅速销毁着资料,一边准备着车离开。

在凌下车后,便闻到了一股烧东西的味道,凌连忙道:“不好,他们要逃跑,快,给我包围上去。”凌此时最想做的就是能把这些人直接留在中国。好给血影一些压力,让他不会再来骚扰自己。

冲到厂房中,凌见到的只是一堆烧成灰的纸,人却早就跑光了“又被他们跑了。”凌愤怒道。无奈,谁叫警察每次出动都必须要鸣笛。略微查看了现场之后,凌对所有人说道:“收队。”

之后,凌给亚当斯打了电话:“人已经跑了。”

“这个早就在意料之中。如果我意料得不错的话,现在噬魂应该准备要撤退了。”亚当斯%有成竹的说道。

“好了。那就这样。”凌说完便挂掉了电话。

猜你喜欢

  1. 古言女强小说
  2. 短篇美文
  3. 悬疑小说
  4. 职业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