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库> 言情> 美人计:祸水红颜

更新时间:2019-05-21 13:36:24

美人计:祸水红颜 已完结

美人计:祸水红颜

来源:麦子阅读 作者:背对藏镜人 分类:言情 主角:司徒枟,师惊鸿

甜宠新书《美人计:祸水红颜》是背对藏镜人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司徒枟师惊鸿,书中主要讲述了:司徒橙一把将血月塞回小皇女手中,全身的冷汗几乎要凝结成冰。血月。据说是最为妖邪的玉器。拥有血月的人,不外乎两种。一是心坚不摧,任何外力都无法扭转此人心性,说是固执也好,执着也好,这样的人最难与旁人同流。再有便是本身就做尽了妖邪之事的恶人,自...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十六章不可兼得

「世人之欲,所求无厌!」

不被奢望的前途渺茫,不可能存在的逃离升天。所谓绝望,不过就是没得选择。

被命运戏弄般的驱逐至末路的终点。浊焰焚身,却始终无法涅槃重生。

(入夜,锦鸢宫玉玑阁)

猩红色的血线爬满小皇女司徒梣的日渐黯然的双眸。几夜未曾合眼的小皇女正在不停地从一箱箱珠宝中搜寻着最为特别的珍奇。可越是翻捡,就越是紧锁双眉。女儿家的器物实在与男子所配有着天差地别。就算此事暂时可以忽略不想,这众多厚重的铜箱中百十件贡品,再加上母妃从民间搜集来不少的珍贵失传之物,也没有任何一件能够比得上三皇兄平时常常随意戴在腰间的那块儿素色玉佩。

竹昔。

气若青竹,朝夕不驻。翩然昔昔,彼知我意。据说曾在多位帝王手中千宠百爱的无上极品,现在被当朝三殿下司徒橙随意的系在腰间,只用作寻常玉佩一般。而对于珍玩金石之物向来没有任何兴趣的小皇女并不知晓,世间竹昔独一无二,只以为是三皇兄身边常伴器物。司徒梣只觉竹昔手感与寻常物件不同,因此想要从锦鸢宫所藏的众多珍宝中选出几件堪与竹昔相提并论的货色出来。

眼见天色越来越晚,司徒梣终于耐性全无,将手中成串的金丝红翡珠串恨恨向铜箱砸去,“点翠!”一声怒喝,令同样在翻捡铜箱的贴身女侍一惊。

“小皇女,”满脸疲色的女侍点翠事实上比司徒梣更加疲惫,接连几夜替主子出宫办事,白日里又要强打精神不能被暗中埋藏着的眼线看出异样,原本就极其谨慎的心绪已经绷成极细的弓弦。

“……”司徒梣两只白皙纤细的手有着一丝不为人轻易察觉的颤抖,几个剧烈的起伏呼吸之后,终于缓缓将视线从成堆的珠宝玉石中移向上了年纪的贴身女侍身上。

“去将母妃……生前留下的血月取来吧……”仿佛担心会惊扰甜美睡梦中的挚爱一般,小皇女原本心烦意乱的神色突然变得无比虔诚,又带着些许苦涩的无奈。

“小皇女!不可以啊!”女侍点翠闻言立即跪地,那人曾说血月关系着小皇女司徒梣终生大事,女儿家的终生大事不外乎就是嫁娶之事!现在司徒梣为了五皇兄司徒柏已是受尽折磨,若是连血月都要交付他人,岂不是这一世再无任何幸福可言!五殿下究竟是不是天命所归,到现在根本就还是未知数,更何况在自己眼中,五皇子司徒柏除了身负皇族司徒氏正统血脉之外就再无任何特异之处!小皇女何苦为了当年瑜贵人辞世前的一句托付,就将自己一生都搭进陪葬!

“住口!”司徒梣大步来到跪在地上的贴身女侍身前,眼中暴戾再现,一把抓住点翠后脑发髻,“别以为我不过问就不知此事!”小皇女目光如炬,令女侍心中惊如擂鼓。

“跟皇姊的性命比起来,血月算得了什么!”司徒梣目光直指满脸泪痕的贴身女侍。心中暗暗闷痛的同时,加重五指力度。点翠对自己亦师亦友,从母妃生前就尽心尽力,母妃死后更是对自己照顾有加。只是,点翠的立场却不同于自己!司徒梣硬下心来,时至今日,若是点翠从中作梗,只怕皇兄根本不是她的敌手!自己如此拼命,低三下四讨好那些皇族败类,为了就是皇兄司徒柏有朝一日能够位及至尊!

“点翠,”司徒梣狠狠一推,将女侍推倒在铺着厚毯的玉玑阁地面上,“你真正的主子是皇姊司徒柏!不是我!”

哼!司徒梣心中冷哼一声,血月不过是当年那游方道士用来骗取母妃手中银钱的一块儿玉石,若不是自己见那血色玉佩极为罕见,又怎会听凭那人信口雌黄。倘若自己不曾记错,那血月玉石应该能够讨得欢心。自己与皇姊性命何去何从,怕是现在也就只有寄托在此。

(午夜时分,梓澄宫)

“呜~~!!!”伤口日夜痛痒难耐,好不容易才入睡的司徒橙刚刚梦见临汐城中的李记香肉,就被从身后突然伸出的冰冷小手紧紧扣住了口鼻。惊吓之中司徒橙忘记每夜入睡之时都放在身旁的敝鱼短匕,只是手忙脚乱的扭动挣扎。一呼一吸之间,冷汗溻透脊背,司徒橙情急之下手舞足蹈,最后竟然紧紧抱住chuang榻一侧的立柱呜呜直叫,活像被抓住尾巴的小兽。

“三皇兄~是我。”司徒梣轻声招呼,同时将怀中火折取出,几口吹亮。昏黄黯淡的微弱火光中,小皇女司徒梣憔悴的面容出现在三皇子司徒橙面前。

急喘了几口气,司徒橙这才从被惊醒睡梦后的慌乱中脱离出来,一只手轻轻拍着自己胸.口,令一只手颤颤巍巍的指向小皇女。

“谋杀亲兄……是……是要判处绞刑的!”脱口而出的玩笑话让司徒梣明白,这位平时大大咧咧的三皇兄终于恢复正常。看来刚才确实是被自己吓得不轻,可是自己又有什么办法,就算梓澄宫守卫再不严密,终究也是有巡夜侍卫的,自己这种三脚猫的功夫想要从宫中精挑细选的侍卫眼皮底下偷偷溜进他们主子的卧房,哪里会是那么容易做到的事情!当真那么容易,岂不是紫轩宫中所有的皇子皇女都时刻身处险境之中!

司徒橙刚一松懈下来,立刻发现背后正在缓慢愈合的伤口又是一阵火辣辣的疼痛,果不其然……司徒梣一出现自己就没有好事儿!不用看也知道,那夜私闯延亲王府留下的伤口再次崩裂开来。

一边给十分不悦的三皇兄上药,一边琢磨着如何开口,司徒梣这次的手法不比从前狠厉,竟然是格外温柔,几乎很少触痛三皇子司徒橙。许是黑夜中太过静寂,司徒橙原本就因伤势未愈,竟然渐渐萌生睡意。不时双手抬起,轻轻拍打自己前额,想要以此保持清醒。

“三哥……”身后的司徒梣幽幽开口,“小妹今夜前来,是有一事相求……”静寂无声的黑夜被小皇女幽幽话音打碎,不比民间用来唬住顽皮孩童的鬼魅故事好过多少。司徒橙顿时睡意全消,同时心中暗暗叫苦。上上次小皇妹诱导自己私自离宫,结果自己返回后被国君关禁闭;上次小皇妹诱导自己窃取延亲王府,结果自己与那黑衣人影一较高下时,无意中残烛引燃绢帛,虽然自己覆面三层,性命危急之时使用的也不是司徒氏招法,必然不会被认出身份。但毕竟此事不过几日而已,若是自己踩在这个节骨眼上再出去胡闹……只要一想到被国君司徒樽关禁闭,顽皮惯了的三皇子司徒橙就觉得阵阵窒息。

“小皇妹……这个……”你三哥……能不能不去替你抗黑锅呢?司徒橙有些笑不出来,通常小皇妹只有在两种时候才会甜甜地叫自己“三哥”。一是诱导自己,二是缠着自己带她们两个小拖油瓶一起出去游玩。虽然自己脾气确实不错,不过……也不要每次都拿自己当垫背的吧!

“三哥放心好了!”司徒梣的声音放得很轻,抬手将一块温热的玉石塞进司徒橙手中。

……三哥,若是今夜你拒绝梣儿,也许这便是此生司徒梣最后一次叫你三哥……

只剩下三日,梣儿已经没办法再拖延下去……

“这是!”若论整个紫轩宫中司徒橙说自己鉴别珍宝的眼力乃是第二,怕是无人敢称自己是第一。血月的炫目光泽,只有在极黑的暗夜中才格外耀眼夺目。司徒梣看到三皇兄脸上的表情之后,渐渐安心下来。三哥应该会……

司徒橙一把将血月塞回小皇女手中,全身的冷汗几乎要凝结成冰。血月。据说是最为妖邪的玉器。拥有血月的人,不外乎两种。一是心坚不摧,任何外力都无法扭转此人心性,说是固执也好,执着也好,这样的人最难与旁人同流。再有便是本身就做尽了妖邪之事的恶人,自身与血月相辅相成,彼此呼应,血月会格外晶莹玲珑人见人爱。

那么站在面前的这位皇妹……司徒橙全身血液凝固不动,借着血月射出的红光,直直看向今夜变得十分陌生的小皇女司徒梣。

被三皇兄突如其来的郑重神色弄得愣住的司徒梣,根本没想过爱宝如命的三哥竟然会有拒绝极品的一天。不知所措的站在司徒橙chuang榻边,鼻头一酸,眼看着就要落泪。

如此确认再三,司徒橙终于认定面前这人还是自己的六妹。

“只是这样而已?”司徒橙听完小皇女的请求之后,简直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向来要求甚多的小皇女这次竟然就只要自己去做如此简单的事情,就把血月这种稀世罕见的奇珍异宝送给自己?这可是要问清楚才好。

看着重重点头的司徒梣,司徒橙沉吟半响,决定为了血月再次铤而走险。

条件却是司徒梣是跟着自己出去,既然有去,自然就得有回。

看着司徒梣犹豫半响最终同意的点头,司徒橙暗自皱眉,怕只怕皇妹她此去是无论如何都不想再返回紫轩宫……

自己再不理睬宫中之事,也是知道的。

尚未成年的皇女司徒梣将要下嫁与延亲王府长子司徒江蓝一事,早已传遍整个紫轩宫。

猜你喜欢

  1. 古代言情
  2. 古言女强小说
  3. 废材逆袭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