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库> 短篇> 归途

更新时间:2019-05-21 13:29:18

归途 已完结

归途

来源:麦子阅读 作者:我独困困 分类:短篇 主角:元决,安娜塔西亚

书名叫《归途》的小说,男主角是元决,女主角安娜塔西亚的小说是作者我独困困所编写的短篇风格的小说,喜欢这本小说的读者不要错过哦,书中主要讲述了:每一个渴望摆脱束缚的,每一个触摸世界本源的,每一个窥探诸神意图的,都不能挣脱毁灭的命运。唯一能够传承的,是他们的信念,是对永恒的奢望。四位神级强者,毁灭之后,他们的火种,撒落在世间。四个新的智慧生命,又要踏上征程,走向他们趋近毁灭的归途。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里的空间似乎永远蒙着一层灰雾,从高崖上望去,也看不到多么远。可怜的毛猪,站在高崖的边缘上,牙齿不住地打战,他强忍恐惧,不敢随便乱动,因为一不留神掉下去,就变成了“碎猪”。这是阿木木小姐为铁头定制的最新的胆量锻炼方法。

阿木木坐在崖沿,两条新生的深黑色骨腿悬着,轻轻地摇晃,指骨托着下颌,眼窝中的火焰一跳一跳,正在思索着什么,一把破旧的片刀,放在身侧。

“如果我是黑暗君王,会怎样统御这个位面,又是怎样看待低级的不死生物呢?让他们自相残杀,最终形成强大的个体,实际上这是黑暗能量的汇聚,汇聚之后呢?对了,就是祭献,要祭献,必须有祭坛,祭坛在哪里?”

“毛猪,你知不知道祭坛在哪里?”阿木木问道。

“怎么不说话,铁头,你想尝尝摔下去的味道?”阿木木火了。

“主……主……不……不……”铁头趴在岩石上,根本讲不出完整的句子。

“真是没用”阿木木站起来,把毛猪从悬崖边拎到安全的地方,问道:“现在可以讲了吧?”

“等……等我缓缓,缓缓”,铁头四肢僵直,不时地抽+搐一下,好半天才道,“这个位面有治疗心脏病的巫师没有?”

“起来,你这胆子,看来是永远练不出来”,阿木木无奈道,“算了,以后不用这个方法了。”

“真的?”毛猪从地上一跃而起,欢快地摇动着他那几乎没有长度的小尾巴。

“这附近有没有祭坛?”

“祭坛!你要去祭坛?”噗通一声,铁头又倒下了。“伟大的阿木木小姐,祭坛,是黑暗位面最可怕的地方啊。”

“说来听听。”

“阿木木小姐,不死生物到了三级以后,就突然有了好几项天赋,或者说感知。首先是对黑暗能量的强烈渴望,他们希望时刻沐浴在血色星辰的星光之下,吸收能量,他们知道要远离无边之海,因为靠海越近,就越不容易吸收星光,所以强大的不死生物,都聚集在北方。到了三级,魂息里突然会有几个坐标,那就是祭坛的位置,每个亡灵都会不由自主地猎取魂息,然后去祭坛祭献。”铁头解释道。

“从你的灵魂里,我并没有读到这些讯息啊?”阿木木觉得很奇怪,有了契约的灵魂是互通的,铁头绝对不可能有什么想法或者认知瞒得住她。

“我的灵魂里,已经没有这些东西了。”铁头道,“可能是我太怕死了吧,怕死的本能已经超过了对强大的渴望,当我潜伏到白骨祭坛的附近,看见大量的三级以上的亡灵在那里争斗。能够完成祭献的,只是少数强大的几个,大部分的不死生物,成了炮灰,成了牺牲品,我要跟他们一样冲上去,今天您肯定是见不到我了。于是,我想了个办法,用脑袋撞石头,把那该死的铭刻在我魂息里的祭献和强大的**,统统给撞没了,当然,我昏过去几百次,并获得了铁头的荣誉称号。”

阿木木端详着铁头,用手骨摸了摸他那无比坚硬的头盖骨,叹道:“你真是个奇才啊!”

阿木木站得笔直,握住残破的片刀,指向远方,无比决绝地道:“但是,我们的目标,不是永远苟活在这个位面上,而是要打破一切枷锁,到更广阔的空间去大干一场,白骨祭坛,一定要去。”阿木木说罢,跨到铁头身上,示意出发。

“伟大的阿木木小姐,我承认您的理想是无比的宏大,简直比黑暗君王的理想还要远大,可您、您才二级。啊,不要砍掉我心爱的骨刺,我说的都是实话啊。”铁头惨叫道。

“我们一边打猎,一边寻找祭坛。”阿木木道,“我们的第一目标,就是白色弓箭骷髅,干掉他,南边就基本没有敌人了。那个骷髅擅长远攻,会魔法,攻击精准,他一定不会跟我们近战,如果我们不懂魔法,没有防御装备,也没有对攻的手段,简直就是去找死。所以呢,我们必须找到祭坛,解决这些问题,才能搞定。别抖了,抖什么抖,有本小姐在,怕什么,打不过还可以跑嘛。”

主仆二人在断魂峡谷南方一路冲杀,没有遇到什么强劲的对手,毕竟这一带极少有三级的亡灵。南边相对于整个黑暗大陆是极小的一部分,但对于阿木木和铁头,可以说还是广袤无垠,失去了坐标的铁头,凭着感觉四处乱撞,那些一级和二级的不死生物,自然敌不过他坚硬的脑壳,能够反抗一下的,又葬身于片刀之下。一段时间过去,阿木木多了个漏风的铁盾,铁头有了一副破烂不堪的头盔。

“伟大的阿木木小姐,和您在一起真是愉快啊,我居然可以抢别人的东西了。”铁头得意地喊道。

“说句实话,我并不想杀戮,但是黑暗位面的规则就是这样,在打破规则之前,我们还是要遵守它。”阿木木沉思片刻道,“对于这个位面,我有了一些了解,但是知道的还是太少太少,怎样把我在元素位面汲取和运用能量的经验,同样用来汲取操纵黑暗能量,暂时还理不出头绪。我相信,不管能量的本质多么不同,两个位面的基本法则,多少有相通之处,等我有所领悟后,我们真正的战争才算开始。”

“哦,主人,您是在跟我说话吗,不是在自言自语?”毛猪边跑边道,“我的直觉早就告诉我,主人一定会非常强大,至于怎样强大,那就不是我操心的事情了。伟大的阿木木小姐,您将来在黑暗位面一定有很多的仆从,毛猪只是想稍稍地提示您一下,最初和您一同患难的是忠诚的铁头啊。”

毛猪突然停了下来,惊异地看着前方,那不远处是一片看不到边际的海洋,黑色的粘稠的没有波浪的海水,充满了死亡的气息。

“无边之海?”阿木木说道,从毛猪身上下来,怔怔地看着这无比平静的海面。“我们怎么到了这里?”

海水里冒出一个大泡,啵的一声破开,一个灰色的一级幽魂,就从泡里产生,飘荡到陆地上,他只是略微呆立了一会,便尖叫一声,朝阿木木和铁头扑了上来。幽魂没有实质的形态,是一种透明状的不死生物,阿木木拿片刀砍过去,直接穿过了他的身体,没有造成任何伤害。同样,一级幽魂对他们也没有伤害,只是听了他尖厉刺耳的叫声,魂息中微微有一丝震动。

“看来只能用魔法才能消灭幽魂,他是一种纯粹的能量形式的存在。”阿木木分析道。

“兄弟,别叫了,吵死了,你又杀不死我们。”铁头受不了幽魂无止无休的叫声,打算做一做他的思想工作,但是毫无效果,幽魂不知疲累地反复对着他们扑击。

“他没有灵魂,没有感知,你跟他说话,等于对牛弹琴。”阿木木道。

“那我就快离开吧,阿木木小姐,这个地方让我很不安。”

“再等一等,我要看看究竟怎么回事,为何不死生物都不愿意靠近无边之海。”

“怕吵呗,这还用想。”铁头小声嘟哝了一句。

不知过了多久,铁头懒洋洋地道:“阿木木小姐,我感到自己的力量在慢慢减弱。““没错,我的力量也在流逝,无边之海,会侵蚀掉不死生物的黑暗能量,但是除了幽魂,如果我猜的不错,幽魂恐怕是不死生物的最初形式。”阿木木道,“这就是本源啊!”

海面上又是啵的一声,产生了第二个幽魂,和第一个一样,也是对他们发起了不间断地攻击,随着阿木木和铁头变弱,两个幽魂的攻击效果开始明显起来。

“走吧,我大概明白怎么回事了。”阿木木道。

两个幽魂,追着阿木木和铁头不放,直到遇到一堆骨架,才停止了追击,他们附在骨架上,不一会,骨架堆里站起一个骷髅和一只腐狼,然后互相打了起来。

“看来,无边之海才是我们最终要去的地方,只怕黑暗君王,也不知道底下的奥秘。”阿木木道。

“下海!黑暗位面有没有潜水器啊?”铁头对未来分外担忧。

黑暗位面一共有四种祭坛,最低级的不死生物,只是去白骨祭坛祭献,八级之后,他们能够感知魂火祭坛的位置,十五级便是星空祭坛,那天阿木木看到的天空中漂浮的山脉和城堡,实际上是最高级的祭坛——漂移祭坛,而不是黑暗君王的城池。白骨祭坛和魂火祭坛里,并没有黑暗君王的雕像,显然,黑暗君王并不需要如此低级的能量,但是不死生物只要祭献了能量,依然会得到赏赐,赏赐的内容五花八门,有技能、有装备、有仆从,好坏跟祭献的能量大小相关。

终于找到了一个白骨祭坛,那个祭坛并不高大,呈圆形,基座由黑石垒成,上半部分是骨架搭建的一个四面是门的简单结构,祭坛的最顶端,挂满了骷髅头、腐狼头、毛猪头、僵尸头等等。与铁头描述不同的是,这个祭坛周围一点都不热闹,根本没有一个不死生物,静悄悄的,也许是南边的三级亡灵实在是太少了吧。

“走,咱们去抓个二级亡灵,来祭献一次。”阿木木观察了一段时间决定道。

黑色大木乃伊非常难缠,身体上厚厚的绷带极为韧滑,刀砍不动,就连铁头的撞击,也不能造成直接伤害,往往是一撞上去,被那绷带连缓带弹,毛猪就滑到了一边,没有伤及木乃伊的身体。铁头被气得猪癫疯都发作了,也不顾能量消耗,玩了命地不停来回。

“铁头,咬住他的绷带,一根一根撕下来。”阿木木给出了个主意。

“啊!”毛猪眼窝里的魂火一亮,“还是伟大的阿木木小姐聪明,收拾木乃伊要帮他先*衣&服。”

一根露了头的绷带终于被铁头咬住,他再也不肯撒嘴,扯住绷带使劲地奔跑,大木乃伊变成了一个陀螺,在原地高速打转,阿木木也用不着动手了,木乃伊自己就转晕了过去。

“这绷带真的不错。”阿木木割了些布条,缠在了自己的身上,从外表看去,已经变成了一个瘦肉型木乃伊。

“伟大的主人,您这回真的成了阿木木了。”毛猪踩着木乃伊的脑袋道。他的印象中,还没有哪个骷髅能够意识到,把木乃伊的绷带缠在自己身上做护甲,这可增加了极大的防御,而且不影响行动力,对于保命,铁头从不含糊,立即请求道:“伟大的阿木木小姐,还剩下不少的绷带,您帮我也缠一缠,您看我笨拙的猪蹄,完全比不上您灵巧的骨指。”

两个包扎得如同重号伤病员一般的不死生物,带着木乃伊的头颅,重新回到了白骨祭坛,阿木木朝铁头一努下巴道:“去吧。”

毛猪浑身一抖道:“为什么是我啊?”

“废话,我还没到三级。快去,想魂灭了怎么的?”

警觉之毛猪铁头,走一步退两步,衔着大木乃伊的头,磨磨蹭蹭来到祭坛边,心里默念着十八代祖宗保佑,他完全忽略了,不死生物是没有祖宗的。看看没什么动静,这才放下心来,一脚踩碎了头骨,一缕带着黑色光华的魂息,从大木乃伊的颅腔飘出,飘进了骨门之中。不一会,祭坛顶上的几百个头骨中亮起了暗红色的光,一个金属一般沉重的声音响起:“黑暗君王虔诚的仆从,你需要什么赏赐呢?”

“天啊,谁在说话!”毛猪吓了一跳。

“是我,黑暗君王的祭司,你需要什么赏赐?”

“啊、啊,那个,我可不可以想一想?”毛猪问道。

“下次吧,你想好了再来。”那声音说罢,所有头骨中的光完全熄灭了。

“喂,喂,怎么不说话了,喂,你耍赖啊!”铁头不依不饶地围着祭坛叫嚷起来,“给点时间想想都不行吗?”

“笨猪,给我滚回来!”铁头的灵魂深处响起了阿木木小姐冰冷的怒叱,赶紧跑了回来,大呼冤枉。“伟大的阿木木小姐,您给评评理,这是祭坛吗,这简直是一家黑店。”

“给我闭嘴,继续打猎。”

毛猪只好闭上嘴,没走几步,又问:“伟大的阿木木小姐,您说祭坛里面的声音是谁啊?”

“是黑暗祭司的分身,好在他没有情绪,否则你刚才完蛋了。”

铁头浑身一个激战,再也不说话,撒开四蹄狂奔,他心中懊悔:怎么一激动,处世原则都忘了?

猜你喜欢

  1. 短篇美文
  2. 玄幻小说
  3. 异世大陆小说
  4. 剑与魔法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