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库> 短篇> 深夜恐惧

更新时间:2019-05-21 13:09:19

深夜恐惧 已完结

深夜恐惧

来源:麦子阅读 作者:随风 分类:短篇 主角:果儿,结巴

小说主人公是果儿结巴的小说叫做《深夜恐惧》,本小说的作者是随风所编写的短篇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有些故事是我小时候听来的,我觉得很好,就一一记下来了,这些故事有惩恶扬善的,有歌颂爱情的,让人觉得阴间跟阳间一样,万道一理。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下面这段奇怪的事情虽然也是她讲的,但不是故事,是她的亲身经历。

她说那一年她领着她的大儿子去走娘家。那时候没有任何交通工具,走娘家都是走着去的,所以那时候一说走亲戚,都是早早的就起来吃饭,吃了饭早早的上路,就这要是远的还得走上大半天哩。

她说她娘家就远,十来里路呢,所以她也是一早就领着儿子上路了。儿子那时候五六岁,跑累了就要歇歇,吃吃,喝喝的,所以她像红军五千里长征似的带了水,吃食,还带了儿子玩儿拨浪鼓,万一他路上瞌睡了好哄他打起精神来。

那时候也没有像如今的宽阔公路,都是穿梭在田地间蜿蜿蜒蜒的羊肠小道,到处的岔道口,随便去哪里都有路口,但是路口多了也不好,很容易就走错路了。她当然不会走错路了,因为哪个女人都不会走错自己回娘家的路的,她的话就是“我闭着眼都能摸到俺娘家”。

她就在两边都是绿油油的高出一人的玉米棵子中间走着,玉米叶子肥的像刀柄般宽,被风吹起来发出很硬的“沙沙沙”声,她因为走娘家心情好,所以听着这沙沙声特别好听,看着这路两旁的青纱帐也特别的好看,走在前边蹦蹦跳跳的儿子也特别喜人。她就走着又是给儿子唱歌又是跟儿子说笑话,娘俩就说笑个没完。两边庄稼地里做活的人也不时探出头看着这娘俩笑笑。

欢快的走到半路,儿子就喊渴了,她就给他拧开瓶子喂他水,他喝了水一会又说饿了,她又从包袱里拿出专门走娘家拿的油油给他吃,他吃饱了喝足了又跑了一会就开始说累了,要抱抱。她拿出玩的拨浪鼓也不管用了,她只有坐在路边干净的小路边上抱他一会,她不能抱着他走路,因为这样太累,她也得节省体力。

她于是坐在地上抱着他哄他走路,就骗他说再走几步前面有一棵苹果树,树上结的果子又大又甜,咱得快走,不然晚了就被别人摘去了,你吃不上苹果了。儿子一听来了精神了,就又蹦蹦跳跳的跑起来了,可是跑了很远也没有看到苹果,就难受着小脸问娘怎么还看不到苹果树,她就又跟他说在跑几步就到了,他又跑了一阵子终于发现是“望梅止渴”了,就哭闹起来。

这可是突发情况,因为他一个劲的闹着要苹果。她无奈只得哄他睡着了,不然她哪给他弄苹果去。谁知他还犟上了,任她怎么哄怎么劝都不听了,非要苹果不可,我就火了,打了他几下子,他就被我逼着继续走路了。这么走着闹着快到晌午头了,地里做活的人都拿着农具回家吃饭了,俺还没到娘家,才走到离村里还有一里多地的俺村的坟地处。

可是他又想起了苹果——其实一路上根本就没忘,是又强烈的想苹果了,就又闹起来了,还撒泼躺在地上不走了,我看看日头中天,人迹俱无了,又是在坟地旁,心里就恓惶起来了,又不敢打他,怕他一被气着招了脏东西上身。就好言好语的哄他说马上到家了,到了姥娘家叫舅舅给你买去,他被娘骗了一路了,也不听她的话了,只顾躺在闹。她正在焦急的时候,看见前面路边真的有一棵苹果树,那棵苹果树上果然结着几个又大又红的苹果。

她呆呆的看着一时意识模糊了,竟然记不起自己走过无数次到了路上是不是有过一棵苹果树。但是这时候她毕竟被儿子闹的焦头烂额了,看到有救命苹果就不顾一切的拍打着儿子叫:“看,看苹果就在前边,咋这,儿,娘没坑你吧。”

儿子不闹了抬头一看由哭闹立时变成了欢呼,一骨碌爬起来边朝苹果树跑边扭着头问娘:“娘,你吃几个,我给你摘——”

看着儿子忽然的变脸,她被逗得笑起来了。

那苹果树上一共有三个苹果,被他一蹦一蹦的都够下来了,果然那苹果又香又甜,儿子一口气吃了两个,她也馋了,就吃了一个。

吃了苹果娘俩就愉快的上路了,到了娘家家家都吃饭了,她一进娘家们就叫着娘和嫂子,家里人一看她来了都喜喜欢欢的迎出来。她就问家里人吃饭了没有,娘笑着说:‘正好,还没吃饭哩,要不恁娘俩就得饿着了,看来这么晚。”

嫂子接着说:“今个咱二大爷不是一年了吗,咱堂哥也不办事,就没叫恁这些亲戚来,俺几个就都去给他上坟祭拜祭拜,我去集上给他买了几个苹果,咱娘炸了一些油油,这不才从坟上回来不大会,要是再晚点咱家碰上了。”

她这才想起来从坟地边经过时闻到了烧纸的味道。

一家人边说话边准备做饭,嫂子拿出摆剩下的苹果给儿子吃,儿子看见苹果也不稀罕了,就摇头不要,她就跟嫂子说:“路上吃过了,咱坟地边上不是有一棵苹果树吗,那上面结了三个大苹果,又红又甜,我俩就吃了,呵呵。”

一家人听了都皱起了眉头,奇怪的问:“你说啥呀,咱老坟地里哪有苹果树啊,再说就是有棵苹果树长在路边还能有苹果等着你吃呀?”

她一听也觉得蹊跷了,脸色煞白的跟全家说了路上儿子闹她就骗他前面有苹果树后来真的有棵苹果树长着三个苹果在咱老坟地旁边,她就把那三个苹果吃了儿子就不闹了。

但全家都坚决的说根本没有苹果树,咱村都没有苹果树,她也想起娘家从来没有见过苹果树,那个路边更没有苹果树,可是她明明刚才吃了那棵苹果树上的苹果……

娘忽然问她嫂子刚才给二大爷坟上摆了几个苹果,嫂子说摆了六个但堂嫂没让摆完给回来三个。娘就一拍膝盖说:“别瞎想了,那根本没苹果树,是你二大爷听见孩子闹把那三个苹果想法给孩子吃了……”

我们听了都浑身一凉,真的是二大爷显灵了吗?这个二大爷活着就和蔼可亲,尤其喜欢小孩子,这做了古,还是善心不改啊!

从娘家回来的路上,她又不知觉的瞅着那个路边,但是确实没有苹果树。

这也是白奶奶亲自遇到的故事,也是她带着大儿子在田地里的遭遇,但是那回是走娘家,这次是从娘家回来。

那时候从娘家回来跟走娘家一样,是要赶快回的,如果不打算住下的话。那天她原本要住下的,但是因惦记着自己家里的几只鸡,她最终决定赶回来。她跟儿子走到半路上天就开始暮色四合了,远处的庄稼已经变成了黑色,近处的枝叶也开始发出墨绿。她就哄着儿子快走。

忽然走在前面的儿子欢快的惊叫一声,说:“娘,草帽。”

她低头一看,路当中果然规规矩矩的放着一顶精致的黄色草编帽子,看来还是新的。那时候属于物质匮乏时代,人见东西都特别亲,因为一个帽子也是一件夏天不可缺少的用物啊,这不花一分钱到家就能给男人戴上,这还够一家人高兴几天的啊!她这样想着就喜滋滋的弯腰拾起来了,儿子要跟她争功,就扎煞着小手仰着小头跟她夺,嘴里边叫着:“我看见的我看见的——”

她就格格笑着把帽子戴到他头上说:“给你,你看见的给你戴上。”

一路上儿子就戴着这顶帽子,那顶大大的草帽压在他小小的头上,从后面看就像一个小侏儒老头,很可笑,她就在后面看着儿子一会笑一阵儿,儿子看娘笑他,更得意了,戴着那大帽子更加一跳一跳的走着,自觉神气极了。

到了家,虽然是夏天,黑夜像水溶沙般缓慢,但天还是已经黑尽了,她领着儿子一进她们这个小院,院子里的鸡就惊叫着乱飞起来,猪圈里的猪也哼哼着乱窜胡拱,就连屋子里的老鼠也吱吱叫着往外跑。她以为是她和儿子回来冷不丁惊了院子里一下子,就看着自己院子里的生灵呵呵笑着往里走。

男人看见她回来了自然很高兴,因为她吃吃不来他以为她住下了,他当然不想叫她住娘家,这么晚了又回来了当然给了他一点惊喜。当他看到小儿子戴着一顶大帽子那怪模怪样的样子哈哈大笑起来了,边笑边把那顶帽子摘了拿在手里问:“哪弄这么个帽子带头上了,看像个小老头。”

她就喜滋滋的说了拾这顶帽子的经过,男人听了自然也喜欢,就把它戴在自己头上试试说:“呀,正好,你回趟娘家还真有功,给我弄了顶帽子。”

儿子便蹦着脚喊:“是我拾的是我拾的——”

俩人就笑起来了。这时院子里的家禽还在慌乱的惊叫、扑腾。她以为是她没回来男人不会喂它们,把它们饿成了这个样子,看到她回来了它们就急了,她就匆匆的招呼男人给他俩下碗面条吃,她赶紧拌料喂家什。

男人就答应着把拿顶帽子顺手拿到了屋里,当他再从屋里出来去厨房的时候,院子里马上安静了,鸡不飞了,猪不拱了。正在忙着给它们伴食的她就哈哈大笑着说:“你看看,这些物件子多精,看见我给它们拌料就马上不闹了,哈哈哈哈——”

人吃罢了,鸡和猪也饱了,夜也深了,她就关好大门一家三口进屋睡觉了。儿子稀罕那顶帽子,睡觉也不舍得丢手,非要戴着它睡不可,她就哄着他把帽子取下来放到了chuang头边。睡到半夜,儿子忽然发起烧来,而且那样子还很可怕,瞪着眼呲着牙的怪叫乱吼,而且那声音完全不像是小孩子的声音。她和男人都吓坏了,以为他感冒烧的太厉害了,才这样神志不清起来。男人就赶紧起身去找村里的大夫去。

可能是他怕夜里有露水还是咋地,他临出去时顺手把那个帽子给带上了,他一走,这边孩子就没事了,烧也退了,眼也不瞪了腿也不蹬了,只是好像很疲惫的样子,呼呼的就睡着了。

她看了奇怪起来,可是孩子就是好了呀,刚才那一幕好像做梦一样。这时男人带着村里的部队退伍年轻大夫来了,一听她说孩子没事了,他不相信的看看摸摸孩子,就不高兴了,说他们大半夜的这不下闹着玩儿吗。说罢就气呼呼的走了。

男人跟她苦笑的对视一眼就又把帽子放在了儿子的枕头边。谁知他刚一睡下,孩子又哭闹发烧起来,跟刚才一模一样。她俩都吓坏了,不知道这孩子今晚到底是怎么了,咋跟发虐疾一样一会一犯呢?看着儿子一会嚎叫的功夫就憋的发青的脸,他不得不再次去找村里的大夫。走时又顺手戴上了那顶帽子。但同样,他带着大夫来了他又没事了,这回那个睡眼惺忪的小伙子指着男人大骂起来:“我说娘的恁两口子是没事了专门折腾我是不是?我跟恁说,恁要是再这样哪个龟孙再来——”

两口子只得哭丧着脸好言好语的送走了他,然后看看儿子就又无奈的睡了。可是,很快就又旧戏重演了,儿子又开始了,而且这次比上两次都厉害,眼看他的小嘴都嚎的发黑了,小胳膊小腿抽+搐的像触了电。可是他俩无论如何不敢在去找大夫了,她就哭了起来,边哭边数落:“我的儿呀,你这是中了哪门子邪啊,这好好的说病就病了,说好就又好了……”

“中邪——”男人忽然把眼睛盯在了帽子上。他呼呼的喘着气问她:“你刚才注意到没有,我两回走的时候都是拿着帽子出去了,我一走他就没事了,我拿着帽子一来他又闹起来了,是不是这个帽子邪气?”

她听了也心里一格噔,可不是,人家都说不能在漫地里乱捡东西,那可能是脏东西……她顿时吓得手足冰冷了,就赶紧抓起帽子扔到外面去了。

孩子果然一会又没事了,出了一身的虚汗,小身板看上去很疲惫,哑着嗓子说了声“渴”,她连忙端起一碗凉水给他,他偎在娘胳膊弯里咕咚咕咚喝了半碗水,又昏昏沉沉的睡了。

但是,这时外面的鸡架上的鸡嘶叫乱飞起来,猪圈里的猪也又跟着嘶吼起来……

他俩撇下孩子到外面一看都吓坏了,他大叫一声:“帽子,帽子,快那火点了它个坏东西——”

她急忙从屋里拿出了一盒火柴递给男人,他拿起帽子哆嗦着划了火柴点着了它,奇怪是这只帽子被火烧着不是普通草桔的“吱吱”声,而是人**般的“啊啊”声……

火熄了,帽子成了一堆灰烬,他们小心的拔拔灰烬,忽然她心里一惊抓住了男人的胳膊:灰烬下面有一滴血。

原来这顶帽子是被哪个怨鬼的血滴上了,它就沾染了那个怨鬼的邪气,这股邪气就能令人中邪,小孩子和家畜的阳气不旺,就被惊吓缠磨上了。

“幸亏那股邪气不太强,不然你大爷就没了,记住,可不能在漫天地里乱拾东西回家。”她唬着脸跟我们说。

我们真吓坏了,就是白天去地里给牲口割草,在田地间见了啥都不敢拾,怕把邪气带到家

猜你喜欢

  1. 鬼怪小说
  2. 短篇美文
  3. 灵异小说
  4. 悬疑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