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库> 玄幻> 散仙记

更新时间:2019-05-21 12:30:29

散仙记 连载中

散仙记

来源:麦子阅读 作者:河虾油爆 分类:玄幻 主角:萧云飞,柳莺

小说《散仙记》是作者河虾油爆写的一本玄幻类小说,很多读者在寻找小说《散仙记》大结局,趣扑网为大家提供小说《散仙记》大结局精彩试读。“等于猛结果了那小子,咱在一块斩杀这老不死的,我要将他抽魂炼狱”。黑衣人咬牙切齿的说。...。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闭门家中坐,祸打天上来。萧云飞还真的感觉到,三股异常强大的神识,先后扫过家里的院子。

显然,这是给人盯上了,再想跑也跑不掉了。何况还有妹妹萧云烟和好兄弟曹大全,这两个凡人,又如何跑的远。

他二人对上修仙者,无异于蹒跚学步的婴儿,去和一个成年人对打,何来胜绩。

萧云飞的脑子飞快的思考,思考了好多对策,想来想去,没办法,还是得硬闯过这一关。

过;则举家搬迁海阔天空,败;则累及妹妹,全家覆灭。萧云飞暗自咬牙,千难万难也要挺过去。

想要活下去,没别的办法,只有这一条路。

师徒两出门直往山里跑,吸引他们跟上,以保全家里的萧云烟和曹大全,免得他们也受这无妄之灾。

萧云飞和老者在前面跑,背后的三道神识,也肆无忌惮的随行。

期间;庄伯平还对徒弟说“要是不敌,为师为你抵挡一阵,你赶紧跑路,跑的越远越好。活着才能修炼,修士最终比的是谁活得长”。

“不,要死咱师徒一块死”,萧云飞语气坚决,原本就棱角分明的脸上,更显示出刚毅的神色。

老者痛心的说“痴儿;你死了,为师不是白教你了吗”。

话音未完追兵已至,悬崖顶上,师徒两被三个杀手,分立三角给围上了。

一场生死大战,就在萧云飞经常休息过夜的山洞上方即将开打。

对方三人,一个黑廋黑廋的炼气七层,另一个满脸匪气的练气九层,老对手黑衣人因为是鬼修,萧云飞也不知道他到底几层。

这回为首的还是他,黑衣人指手画脚的对老者说“庄伯平,新账老账一起算,你的死期到了”。

又一指那长得黑廋的,“于猛,你去干掉那小子,动作麻利点。风啸谷和我一块先缠住这老家伙”。

“等于猛结果了那小子,咱在一块斩杀这老不死的,我要将他抽魂炼狱”。黑衣人咬牙切齿的说。

那名叫风啸谷的,不耐烦的说“好了,阴黑虎,你就别再多嘴多舌,咱都明白”。

萧云飞这才明白,那黑衣人运来叫阴黑虎。

那长的黑廋的于猛,听了命令后也不答话,瞧了一眼萧云飞,闷闷的“哼”了一声,突然间祭出一柄开山大斧,狠命的向萧云飞门劈过来。

那飞斧足有最大号的磨盘大小,呼啸声中斧刃还闪着寒光,势如巨石压顶不可阻挡。

萧云飞不敢怠慢,倾全力祭出松纹剑,奋力迎了上去。

半空中“咣”的一声巨响,黑廋的于猛只是微微后退一步,而萧云飞却被震得胸.口隐隐作痛,连退了十几步,方使站稳身形。

于猛看一击奏效,眼露凶光,嘴角还挂着狞笑的残余,再一次凶残的祭起大斧,势大力沉的又是一击。

这次飞斧涨的更大了,几乎比一张桌子还要大上几分,半空中,凌厉的杀气就已经笼罩住了萧云飞。

这一招,就是砍山,也能将一架山梁给砍成两半。

没办法,萧云飞只能硬扛,逃是逃不掉的。即使是有机会逃跑,那师傅怎么办,家里妹妹怎么办。

剑斧相击,又是一声巨响,萧云飞胸中大痛,嘴里还冒出一股血腥味。

咬紧牙关,好容易才没吐出口血来。对方力量太强大了,再来个两三回,非得累的趴下不可。

不但自己过不起这道坎,就连师父也会一块遭殃。

偷瞄一眼,师父已经被黑衣人阴黑虎和炼气十层的风啸谷,给死死缠住。

那两个杀手肆无忌惮的正全力攻打师父,老者只能苦苦防守,并无半点还手之力。

每一次拼死抵挡,老者的脸上都会苍白一分。阴黑虎的妖异黑刀,已经化作一条摇头摆尾的大黑蟒,不停围绕着老者撕咬纠缠。

风啸谷的飞剑,也招招不离要害,,老者已是疲于应付,落败看来就在眼前。

斗法一开始,萧云飞就知道己方处于绝对劣势,须得尽快灭掉对方的一位,至少能做到人数上的平等。

这样就可以减轻师傅的巨大压力,至少有个平手的机会。可现在自己的死对手于猛根本没给自己机会。

尽管萧云飞时时刻刻都准备施展飞针,以偷袭对手。然于猛也是个斗法经验老道之人,他肯定是想以他高于自己两层的实力,以压垮自己。

故而一上来就是最耗费灵力的力拼战术,想要耗尽萧云飞的灵力,以期拖垮,再一斩而胜。

萧云飞那会束手待毙,不是鱼死就是网破,此一战,必有一人被斩杀。

脑子一转心一横,祭出飞叉,偷袭和反击并用,再伺机使用飞针偷袭。

符箓也频频发出,不过效果不大。

良久,一把回气丹塞进嘴里,萧云飞已经消耗殆尽的灵力,又开始逐渐恢复。而对面的于猛也灵力消耗不少,气势比开始时减小了些许。

回气丹的药效开始发作,萧云飞的松纹剑青光大盛,对着于猛连斩三下,对手召回飞斧慌忙抵挡。

又是一把玄铁飞叉直奔脑后,于猛再一次驱使飞斧砍将上来。飞叉一下子就被震飞老远。

那于猛脸上讥笑更甚,萧云飞灵机一动,分出一丝神识,驱使飞针紧贴于飞叉的利齿,再一次施展前后夹击。

飞斧前劈后档,灵力不济的飞叉,被大斧外围强劲的罡风给扫的远远地。

又一波攻势被化解,于猛由讥笑变为讥讽,“小子,看你还有何本事,额。。。”。

话音未落,身形微微晃动了一下,脑后就飚射出一道极细的血线。

萧云飞不待于猛倒地,即刻驱使飞剑猛斩阴黑虎,正在全力围攻庄伯平的他,根本不会料到,这区区炼气五层的小家伙,竟然能逆袭比他高两层的于猛。

此是老者已是身背数创,几乎油尽灯枯,只是凭着一口气在顽强坚持。多坚持一息时间,徒弟就多一分活命的希望。

松纹剑急如飞虹,猛然间就击穿了毫无防备的阴黑虎,为了避免再次发生诈死逃遁。

萧云飞将包裹着阴黑虎的一团黑雾,给全部绞碎。又一甩手施放了几个火球术,将这团黑烟给全部烧光,绝不能再留下丁点祸患。

看到徒弟赶来支援,老者明白这是徒弟已经斩杀了对手,唯一还活着的杀手风啸谷也完全明白。

风啸谷心中大骇,这小子绝对是个扮猪吃虎的家伙,已经有两人被他斩杀,这小子到底是怎么境界啊,怎么那么厉害。

现在自己一人,而对方却有两人,退意骤生。

萧云飞已经杀红了眼,那会轻易放跑一人,走脱一个祸患无穷,今天一战,萧云飞正是尝到了昨日的苦果,尽管此战非是他的原因。

老者有个强援;士气大振,师徒两各自驱使法器,猛扑风啸谷。

萧云飞人未到,一大叠符箓却早早就已经发出,让风啸谷忙不迭的躲避。

一叉;两灵剑;一飞针,四件法器气势如虹的围绕着风啸谷,没多久就被萧云飞一剑刺破丹田,随即被两把飞剑绞成一堆烂肉。

看到危险顿失,老者哈哈大笑,身子一晃,就栽倒在地。

萧云飞急忙扶起师傅,并喂药灌水,以期尽快让师傅恢复过来。

老者挡开了萧云飞喂送丹药的手,说“不用再白费力气了,我的大限已经到了”。

萧云飞那会相信这话,坚持说“没事的,不过是斗法太过,元气枯竭而已,吃些丹药在将养几日必定好转”。

老者面露欣慰,语气严肃的对徒弟说“我已无可救药,现在你听好了。我死之后,你即刻回家,带上你妹妹赶紧搬家,走的越远越好”。

“将来去投个大宗门,再苦再难亦要忍,直至成就金丹,海阔天空任尔翱翔”。

“千万勿于宗门内弟子和世家子发生冲突,你不是他们的对手”,要知道百忍成仙。

萧云飞还一心想着要找出仇家,将来必须要为师傅报仇雪恨,“仇家是谁”。

老者笑笑,仿佛是呢喃着说“要学会忍耐;会算计,那些金丹老祖那个不是活了几百岁的老狐狸”。

“算计;忍耐;老狐狸”,随后竟然高呼一声“有徒若此,不亦快哉”。

老者的声音越来越轻,越来越轻,面带微笑躺在萧云飞的怀里“睡着了”。

萧云飞满腔的悲愤,几乎快要撑破胸膛。想哭,却张张嘴哭不出来,想喊,也发不出声,唯有泪水默默的流淌着。

一滴;一滴;一滴的落在地上,血红的夕阳照射在山头,一片血红,如同一片血海,满山满谷。

清醒过来,萧云飞使出松纹剑,在山头挖了一个大大的深坑。轻轻的将师傅放入其中,再小心的覆盖上泥土山石。

那把师傅随身的灵剑,和储物袋也一同陪着师傅,这都是他用了一辈子的器物。

掩埋了师傅,将于猛和风啸谷的法器和储物袋都收了,弹出两个火球,将二人化灭。

又将鬼修阴黑虎整个化灭,连储物袋也没收,萧云飞不屑于鬼修这一套。

办完这一切,萧云飞感到极度疲惫,像是被人抽空了全身的精力,脑子也失去了往日的清明,整个人浑浑噩噩,如同行死走肉。

不知不觉,又攀着崖壁上的葛藤,艰难的进入古洞。

昏昏沉沉之际,葛藤上的利刺扎伤了手掌,锋锐的石楞划破了手指,鲜血直流也浑然不觉,现在他只想躺下休息,好好的睡上一觉。

强撑着走进洞内,一个趔趄几乎跌倒,手一挥想保住平衡,无意间,一小滴鲜血被甩到墙上的古画上。。

恍惚间,看到那古画“嗡”的一声闷响,一道白光从古画上闪过,一股巨大的威压从古画上喷出。

受不住威压的萧云飞,也一头栽倒在地上。

;

猜你喜欢

  1. 古装小说
  2. 玄幻小说
  3. 仙侠小说
  4. 幻想修仙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