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库> 都市> 奇门天师在都市

更新时间:2019-05-21 11:40:31

奇门天师在都市 已完结

奇门天师在都市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罗晓 分类:都市 主角:陆君宝,俞心蕾

奇门天师在都市小说阅读,都市小说奇门天师在都市由作家罗晓创作,趣扑文学网提供奇门天师在都市最新更新章节,更多精彩尽在趣扑文学网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在没有安全的报仇之前,陆君宝明白,他需要保住自己生还的秘密,虽然得到了特殊的能力,但陆君宝试过了,凡是对于有自己参与在中间的事情,他都没有办法预测到,所以在真正的报到仇之前,他绝不能泄露自己的身份!

目前来讲,嫂子背后的那个奸夫,陆君宝还不知道他的身份,但能做出这么人神不齿的毒事,那他也肯定不是一般人,陆君宝很珍惜重生的机会,行事也一定要有绝对的把握,无论如何,自己的事也还罢了,哥哥的仇,却是非报不可!

把胡须贴着又检察了一阵,又修饰了一下,对着镜子瞧着,现在这个样子,即使是他最亲近的人,恐怕也不可能一眼就能认得出来,何况这几年他都在华南读书,几年都没回家了,家乡人也大多认不出来。

陆君宝又自己设定了一个暂时的计划,目前一边替俞心蕾一家人帮忙,然后又借机给自己查一下嫂子叶玉莲和她那奸夫的事,把对手的底细查个清楚明白后,再做决定,而且现在自己处于暗处,相信嫂子那一方人肯定是不知道自己得以逃生的事。

下午三点多钟的时候,俞心蕾一家三口就回来了,俞心蕾和俞贞母女都是眼红红的气愤表情,只有柳青是闷着不说话。

陆君宝给俞贞和俞心蕾一人倒了一杯白水,然后才问道:“阿姨,是不是对方要求火化?法院也冻结了心蕾爸爸公司的资金?”

“你怎么知道?”

俞贞和俞心蕾几乎是同时诧异的问着陆君宝,她们还什么都没说,陆君宝怎么就知道了这件事?

的确是很气愤,无端端的,殡仪馆那边说要火化,如果不火化,就要收取昂贵的冰冻水晶棺费用,而俞心蕾气愤的又是,她一家人所有的银行卡都不能使用了,到银行一查,才发现被冻结,是柳权已经到法院申请冻结了她们家公司和家庭的所有资产,等待法院审理结束后才能解冻,俞贞和俞心蕾都气得不得了,父亲的尸身在殡仪馆的冷冻费用虽然贵,但她们也不是负担不起,但所有的资金都被冻结了,那就显得难以负担了。

柳权也是逼人太甚,这不是把她们一家人往绝路上逼了吗?

只有柳青一直闷声不响,因为他有了陆君宝的叮嘱和安排,心里有底,又知道不能向姐姐和老妈泄露,所以就只是偷偷的按着陆君宝的吩咐来做,回家后暗暗向陆君宝瞄了一眼,点了点头,示意任务成功完成,然后推说累了回房。

陆君宝也只是温言温语的安慰了一下俞贞母女,然后就指着楼上说:“阿姨,心蕾,我去看看柳青,开导开导一下他,少年人,可别闷着了!”

看着陆君宝上楼,俞心蕾皱着眉头思索着,这陆君宝怎么就忽然跟弟弟搞得这么融洽了?

俞贞倒是没有什么奇怪,女婿能跟儿子关系搞好,那是最好不过了,眼前的事已经令她焦头烂额了,看这样子,明天就揭不开锅了,一家子人怎么生活?

陆君宝到了二楼柳青的房间门口,轻轻的敲了敲门,柳青早一个箭步过来开了门,探头在门外瞄了瞄,见母亲和姐姐没有跟着上来,这才低声道:“姐夫,快进来!”

等陆君宝进了门后,柳青又将房门关上反锁了,这才把陆君宝拉到chuang边坐下来,又取出了一个胶布密封的针筒递给他。

“姐夫,这是我爸的血……”柳青一边说,一边又佩服的盯着陆君宝:“姐夫,都像你说的那样,我爸身上的血,就像活的一样,取了血,那符我也拿了回来!”

说着把那折着的纸符递给了陆君宝,陆君宝笑笑着接过来,然后打开来将那装血的针筒包了起来,又慎重的拉开柳青房间里的抽屉,把针筒放到里面。

“柳青,这血暂时放在这里,你要保护好,千万不能弄丢或者被别人发现,到时候我有特殊的作用!”

“放心吧,我把它锁起来。”

柳青点着头一口答允下来,“我妈和姐都不会来我房间里翻弄,再加上我锁起来了,就更没有人会来翻了,我一定给你保管好!”

不过柳青随后又恼道:“姐夫,柳权太欺负人了,把我们家在银行的钱和家里的资产都冻结了,我妈和姐都气哭了!”

“柳青,你要相信我!”

陆君宝一边点着头,一边又抚头安慰着他:“你放心,只要你按着我说的办,我保证会把属于你们家的东西都拿回来,但前提是,现在的一切,你都不能暴露!”

“我知道,姐夫,我绝对相信你!”

柳青毫不犹豫的就回答着,对陆君宝,他是真的信任了,只是迟疑了一下又说道:“姐夫,我妈和姐今天到法院咨询了一下,我们家所有的资产都被冻结了,要等到二十五天后法院调查初审给出结果后才有可能解冻,而且还要看判决的结果,我姐拿不到钱,我妈又没工作,家里……家里一分钱都拿不出来了,我……我……我想去偷偷打份工……”

谁说柳青是个不懂事的少年人?陆君宝感叹了一下,随即又拍拍他的肩膀说道:“柳青,这件事,就交给我好了,你只要好好念书,家里的困难,也只有这二十五天,家里需要的,我会负责,你不用来操这个心!”

想了想,陆君宝又问着柳青:“柳青,你对县城的地势应该很熟吧?”

陆君宝很少到县城来,而且最近几年又在外地念书,县城的变化很大,就更不了解了。

柳青点头回答:“熟,我熟得很,最难找的巷子我都知道,姐夫,你问这个干什么?”

“那你知道哪里有摆摊算命的?”

“算命的?”

柳青一愣,随即答道:“中心天桥下的胜利路口多的是,我每天过路都看到,老头老太婆和尚尼姑的,不过我觉得他们是假和尚尼姑,算命的都是骗钱的……”

刚说到这个,柳青就想到姐夫似乎也很会“算”,笑了笑,也就住口了,不知道姐夫那么准的算,应该跟算命的不同吧。

陆君宝笑笑道:“那好,你带我去,我们去挣点生活费回来!”

一听到陆君宝要带他出去,柳青一下子就兴奋起来,对陆君宝的好奇和信任,让他对陆君宝简直就是言听计从。

“还要不要准备什么?”

柳青摸了摸衣袋,里面就只剩下三十多块钱了,而现在全家都没有多余的钱,这三十几块钱尤显珍贵,得交给老妈准备生活费,只是又犹豫着,跟姐夫出去,连买水喝,或者找活干饿了,连个快餐也没钱买,那又怎么办?

陆君宝指着黄纸朱砂吩咐着:“要带的话,你就把那个带着吧……等等,我弄一下!”

说着又找来剪刀裁下三条黄纸,把黄纸朱砂毛笔放进了柳青的小背包里,招呼着他:“好了,就这些,我们走吧,不过要瞒着你姐和你妈……”

“我知道……”柳青兴奋的笑着回答,陆君宝的神秘,他极是好奇,现在见陆君宝似乎出去要干的事,又与那神奇的符咒有关,柳青哪能不兴奋?

在客厅里,俞贞和俞心蕾见柳青和陆君宝背着背包走下来,看样子是要出门,有些诧异,他们两个要出去干什么?

柳青不等她们问,已经自己先说了:“妈,姐,姐夫说闷,我带他出去走一走……”话说到这儿,又顺手从衣袋里掏出了身上的三十七块钱,“妈,我身上还有这些钱,你拿着吧!”

手里拿着三十七块钱,俞贞见儿子忽然间就懂事了,又是高兴又是心痛,眼圈都红了。

俞心蕾也极是奇怪,一向叛逆胡闹的弟弟,怎么可能忽然就这么懂事了?

柳青似乎知道姐姐和老妈的怀疑以及担心,展颜笑了笑,又说道:“姐,妈,你们放心,我以后会好好念书,爸的钱就算没了也没关系,我以后会挣到很多钱,我会养你们的!”

俞贞忍不住就哭了起来,儿子的话,一方面触到了她心底里的伤痛,一方面又为儿子的懂事而喜极而涕。

俞心蕾极是不解,弟弟的变化太大太忽然,瞧了瞧在门边等候着的陆君宝,淡淡然的笑容,心里就想着,弟弟的改变,难道这一切都是因为他的关系?

俗话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弟弟的个性,怎么可能忽然间,说改就改掉了?

“嗯,柳青,跟姐夫出去逛逛就回来,别惹事……”俞贞一边擦着眼泪,一边又叮嘱着,陆君宝和儿子出去了也好,正好她也想跟女儿商量一下,出去找个什么活儿干,挣点钱来供家里生活开支,再怎么说,也不能让才十三岁的儿子缀学吧!

柳青跟陆君宝出了门后,沿着县城大道往中心街走过去,在以前,他会选择乘的士,但现在身无分文,得走路,当然,就算那三十七块钱还在自己身上,柳青也不会去打车。

以前那些算命算卜卦的相师,大多都在老城的市场外的林荫下,那边人多,但与政府部门相距较远,而现在国家政策不限制宗教和道佛文化后,相师,风水师,道师,等等都走上了明白处,有的甚至还开起公司来。

不过街头巷角的算命师,给人的感觉,仍然是骗子居多,这年头,又能找出几个有真本事的?

到了目的地,街两边是繁华的商铺,行人众多,而商店门口外的路边,却是一摊接一摊的算卦着,有摊桌子上摆着奇怪图形的罗盘纸,有的则是跟纸牌一般的卦纸,有的是看面相的,有的是风水师,有的是卜卦师,有的穿道服,有的穿和尚服,有的则是普通服装,各种各样的都有,行人过路,还都伸手招缆着叫客拉生意。

陆君宝笑了笑,看来他以前的看法没有错,这些就是骗人的,只不过自己是特殊的一个,带着柳青找了个空缺口蹲下来,然后用朱砂笔在一张空白纸上写了几行字。

“占卡问卦,预测吉凶,命准如仙,一日三卦!”

猜你喜欢

  1. 都市爱情
  2. 古代言情
  3. 现代修真小说
  4. 玄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