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库> 军事> 瞰想记

更新时间:2019-03-14 19:06:11

瞰想记 连载中

瞰想记

来源:掌中云 作者:汝莛 分类:军事 主角:芒桦,布谷

书名叫《瞰想记》的小说,主角是芒桦布谷的小说是作者汝莛所编写的军事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乱局阴云逐渐笼罩整个超地世界,六块构想源石还没有全部现世,玄族人的最终目的全部着落在布谷与芒桦两个年轻人身上,几维系与零琴系之间的博弈也是他们两人亦爱亦恨的过程。另一边,盛天悯的解谜之旅还在继续,图洛棋谱、三色迷局、圣子梦境……一个个更为难以琢磨的谜团在指引着他们逐渐拨云见日,抵达迷雾的终点。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你怎么还会记得超纪元前暗蝥族的旧约?那可是非常遥远的历史了。”悯雀问老蝼。

“这是和‘唤噬醒’一起留下的祖辈的遗产,既然我学了‘唤噬醒’,也就必然会继承这个旧约,暗蝥族的祖训不可违逆。”老蝼一本正经地回答,“主子若记得这个旧约,想必也由知雀族技师一辈辈流传下来的吧?”

悯雀叹了口气,“这个古老的旧约并不是祖辈流传下来的,而是我在超纪元前史料上看到有只言片语记载,况且目前纯粹的知雀族人已经几乎绝迹。鸟族大融合后,血统混杂。现在仅我这一支的血统单一的知雀族后人了。倒是‘啼音技’这种古老技艺还很完整地保留下来,不过很少有鸟族人沿袭它,我也是不想让它在纯种知雀族这里失传,就学了过来。”

“也许是玄神注定吧,我们也算是有缘。”老蝼双拳并拢,虔诚地说道。

“你们暗蝥族信奉玄神这个传统你也没丢啊。”

“我们暗蝥族人永远相信玄族神明会赐予护佑之力。”看样子如果不是坐在悬翼机上,他甚至可能会立即匍匐下拜,随即他又问:“对了,我想知道你们在搜索瞭空艇的时候似乎没发现我在里面,我是等着你们走远才出来的,怎么会第一时间就被追踪了?”

悯雀轻轻一笑:“其实我们在艇里搜索的时候我已经发现了些许异样,一个是供给物资少了一些,恐怕是有人在艇里待过,如果是敌人做的,不可能只带走很少一部分,要么原封不动,要么全部带走;另一个,我在驾驶舱下方的舱板处发现没有任何破损碎片,一看就是有人清理过,而且舱板下面是一个小型检修工具箱,里面有微弱的声响。我不知道如果当时打开舱板是否会被里面的人偷袭,于是没声张,让一名护卫员在隐蔽处监视着瞭空艇,等有情况立即通知我。”

“难怪,主子确实有一套。”老蝼由衷赞叹。

“说说你的事,”悯雀回问起老蝼,“怎么会跑到那艘瞭空艇里去了?”

“唉,我也是被逼无奈才想暂时委身在那里几天。”老蝼叹了口气说,“本来我的家族一直在噬族联邦和麋源族联邦交界的浊雨森林西端幽岚谷中的一个小镇子里生活,与世无争,几年前从浊雨森林那边来了一队麋源族的人,说是与噬族联邦政-府有协议,来幽岚谷作地质考察的。我们镇子里的人莫名其妙,后来不知道谁传出去的,说镇子里有暗蝥族的后裔,还说会古技‘唤噬醒’,那些人来了兴趣,把我家族的人男女老少都找了去,后来竟然全部没了踪迹,好像人间蒸发了一般。那时我恰好不在家,去了联邦首府密山城办事,等回来才知道发生的事情。一个远房亲戚将我藏了起来,告诉我说那些麋源族的人似乎和镇上联邦政-府机构还有技师公会有关系,我们家族人的失踪他们完全不闻不问,所以如果我再出现,一定也会被他们搞失踪的。之后他将我在家藏了数天,等麋源族的人全部走后,他告诉我,幽岚谷不能待下去了,恐怕连噬族领地都难以容身了,让我去别的族群联邦安家,混口饭吃。我没有办法,自己孤身一人逃出幽岚谷,去了长人族领地。但恐怕你们鸟族人都知道,长人族人很排外的,我在那里根本无法立足,只好向南过了枫荫三角洲,流落到了鳍族联邦领海的冥邃群岛地区。在那一忍就是四年时间。”

“我说你怎么拼命往彩明山口跑,还是想去麋源族那里去找你的族人是吧?”

“这……我倒没想过,只是慌不择路才往那里跑的,因为在这里过不了浅海,只有那一个地方可逃。”

“那你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鳍族人就能够接受你吗?”悯雀问。

“鳍族人还好相处一些,至少能给我活干,我就是打打零工,饥一顿饱一顿的。后来我实在饿得受不了了,就去集市或者喧闹场所用‘唤噬醒’技艺来操纵昆虫做些偷盗的事情。不过和主子您说,我没有什么贪念,能让自己填饱肚子就满足了。有时候心里也确实不舒服,但也是生活所迫,没办法。”

“‘唤噬醒’传到你这里居然用于偷盗,也是够悲哀的。”悯雀感叹道,“那后来呢?怎么又到了这里?”

“后来毕竟没有不透风的墙,在我落脚的冥邃群岛浮生镇,来了一个新任治安官,偶然之间发现了我的偷盗伎俩,便全镇通缉我,让我只能再次选择逃离。他还放下话来,在他那里没有能逃掉的罪犯,于是阴魂不散地对我紧追不舍。我跑到哪里他就追到哪里,每次他好像都能提前侦知我的行踪一样,根本不让我喘口气。我只能通过‘唤噬醒’让昆虫帮我预警他的追捕。这几天我逃到了环界半岛,他自然也追到这里,从昆虫那得知他现在已经到了溯月镇,我本想一鼓作气往东南方向鸟族的西莱市躲一躲,但不知道怎么过浅海,所以只好先在溯月湾海岸线一带隐藏起来。无意中发现了这艘遗弃的瞭空艇,便将它当作暂时的居所。”

“你是不是把我们当作追捕你的鳍族治安官了?”悯雀问他。

“那倒没有,他是只身一人。”

“那他可够执着的。”悯雀有感而发,“他叫什么名字?如果他能去环界俱乐部,我可得结识一下。”

“他叫鳞良。主子,如果您觉得我做的事情的确罪有应得,应该被他逮捕,我二话不说,立刻去向他投案自首,让他也有个交代。”老蝼正颜厉色地对悯雀说。

“这倒不必,”悯雀对他说,“你也有很不堪回首的往事,家族被麋源族的人莫名其妙弄失踪了,难道你就不想去找他们的踪迹吗?”

“当然是想,不过现在连我自己生活都困难,更别说……”

“那你就到我的环界俱乐部谋个差事,生活不会是问题,以后也会帮你打探你们家族的消息。至于那个鳞良治安官,如果要找来,我自会去应付。”

老蝼听到这里,自然高兴,对悯雀千恩万谢,并表示以后会死心塌地跟随悯雀。

再次回到瞭空艇残骸处,悯雀让陆鸢重新仔细检查了平衡器部分,陆鸢检查过后告诉他平衡器在被敌人袭击时也被破坏,查不到什么动过手脚的痕迹。这也在他预料之内,随后悯雀让几个护卫员用悬翼机上的载重运输挂件拉好瞭空艇残骸,所有人返回俱乐部。

回到俱乐部,悯雀的第一件事便是急急往布谷房间而去,见到布谷正在chuang上和她的宠物玩耍,看样子已经基本没问题了,才松了口气。

“悯雀哥,你回来啦?”布谷见到悯雀进屋,开心地跑过去拉住他的手。

“怎么样?已经没事了?”

“没事了,你放心好了。”

“我和你说的事,都吩咐下去了吧?”悯雀低下声来问。

“都吩咐好了。”

正说着,陆鸢和老蝼也跟着悯雀走进了布谷的房间。布谷看见老蝼,吓了一跳,“悯雀哥,这个人是谁?好吓人。”

“布谷君别害怕,这是老蝼,我们在瞭空艇残骸处找到的他,是个挺可怜的家伙。”悯雀安慰布谷说。

“主子,这个小姑娘是?”老蝼见悯雀和小女孩儿很亲近,就仗起胆子问。

“她是兵站的联络官,布谷君。”

“兵站?”老蝼有些不解。

“哦,既然你说了要死心塌地跟随我,我也就不隐瞒了。我们这里表面是个俱乐部,实际上是鸟族联邦军事委员会驻环界半岛的秘密兵站,布谷君是这里的联络官,而我是她的监护人。”

“难怪主子能调遣武装人员和军事装备,我之前还奇怪您说您自己是俱乐部的负责人,我便没敢再刨根问底问。”老蝼恍然大悟。

“以后也请你对此守口如瓶,布谷君会给你在兵站找个差事的。”之后悯雀又将老蝼的事简单向布谷说明。

“那我以后就叫您小主人吧?”老蝼恭敬地对布谷说。

“别别,这么叫我不习惯,就和悯雀哥一样,叫我布谷君就好。”布谷回应他,然后指着旁边她的宠物短尾鶶说,“叫它糖豆。”

老蝼摸了摸后脑勺,有点不好意思地打招呼:“布谷君!还有糖豆。你们好。”

“对了,悯雀哥,”布谷不再和老蝼闲聊,转脸对悯雀说,“下午你不在的时候,俱乐部来了个鳍族人,凶巴巴的,我看那样子是个厉害的家伙,似乎在找什么东西,或者是找人。悯雀哥是不是该注意一下他?”

老蝼听到这话,立即变了脸色,也转头看向悯雀。

“知道了,我会留意的。”悯雀不动声色地回答道。

猜你喜欢

  1. 长篇言情
  2. 热血爽文小说
  3. 现代修真小说
  4. 冶艳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