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库> 军事> 抗日奇缘

更新时间:2019-03-10 13:04:54

抗日奇缘 已完结

抗日奇缘

来源:有书阁 作者:莫少卿 分类:军事 主角:橄桢,凌凤

小说《抗日奇缘》主角橄桢凌凤是作者莫少卿最新完结超火的一部军事类小说,主要讲述了橄桢出身于猎户家庭,年少时玩过猎枪,有一手好枪法,还学过武术和日语。一次回家的路上,看到一对夫妇被一伙不明的悍匪追杀,橄桢出手相助,由于妇女中枪奄奄一息,上帝无法拯救她的生命,橄桢的父母和爷爷遭到悍匪的报复。枪王感激,授受狙击枪技给橄桢,最后枪王和橄桢一起铲除了那伙悍匪的老巢。后来,橄桢的两个师傅,一个是枪王,另一个是日本师傅,他们在寺庙里感染上瘟疫,最后离开了人间,橄桢不得不离开了寺庙。在此,他在山上勤奋练起武术和狙击远程射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78团三营代理营长曹邦,对自己的部队麻痹大意,放松警惕,酿成悲剧的发生,给部队造成惨重损失。在105师部队中影响很大,简直把战争当儿戏,拿士兵的生命来开玩笑。师长震惊愤怒,成立了特别监察小组前往调查核实此事,把团长降职为副团长,凌风提升副副团长兼三营营长职务。与此同时,小二升上副连长,小韩升上副营长职务。对78团进行作出了调整,对三营的一些领导玩忽职守罪进行降职处理,重新调整结构,把小二和小韩充实到三营中去。

凌风前往任职之际,叫妹妹要听橄桢的话,叮嘱她,不论遇到什么挫折,不能感情用事,现在你已经是名长官了,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凌风又把橄桢拉到一边,说:“我只有一个妹妹,我把她托付给你,你一定要带好她,让她不断的磨练自己。你自己也要保重!”

凌凤含着泪对哥哥说:“哥,我已经长大了,不再是那个任性的小姑娘了,我一直把橄桢当是自己最好的亲哥和兄长来看,他又是我心爱的男人,他到哪儿,我就跟着他到那儿,我们形影相随。”凌凤说完自己的心里话,轻轻地抹去热泪。

橄桢知道他们兄妹之情,没有打断他们的谈话,一直站在旁边聆听。凌凤把身体靠近了橄桢,橄桢才伸手扶住她,安慰她别难过,还帮她抹去眼泪。凌凤当哥哥的面,幸福的和橄桢拥抱了一起。

路上,小二对橄桢说,是你让我学会了许多,还教会我变成了一名狙击手。现在我的生命是有价值的,等把鬼子赶出了中国,我们就能在一起了。

凌凤也叮嘱小二好好干,要听哥哥的话。

小韩和橄桢拥抱道别。

在蜿蜒的小道上,橄桢和凌凤送走了凌风,小二,小韩子他们,大家相互说道,保重自己之类的话,挥泪道别……

橄侦和凌凤在团长的督导下,穿上了军装。再说橄桢已经成为一名指点员,必须得穿上军装,副团长的职务对他来说,没有多大的兴趣,反而使他沉默是金,变得越来越老练,成熟,稳重。

橄侦对大家说:“我们在行动上,要迅战迅决,不能让敌人猖獗起来,要灭掉他们的嚣张气焰,给山本雄磉大佐准备一份厚礼送上了。”

大家哄然大笑。

山本雄磉大佐牢记藤田佐阁将军的话:“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为了自己的战果棋开得胜,庆祝会上赞赏自己的果断英明。说曹邦是个傀儡,是庸才,让自己的士兵无畏牺牲送死,自己也搭上了一条性命。

娌惠民子知道自己的重任,也知道这支浪人是藤田佐阁将军的心血,是他的魂。

突然,一辆小军车进入了山本雄磉大佐的防区,三个军官昂首阔步,迅速走进娌惠民子的办公室。

娌惠民子很惊讶,上峰的来访,一点头绪也没有,连吃的也没有准备好,这不让自己丢面子吗?深深地往他们身上扫一眼,觉得在他们的眼光里,露出一丝的杀气,凶残,更不知道他们是哪军部的。

橄桢对娌惠民子,温馨喊了她的名字:“娌惠民子!怎么又把你的老同学给忘记了!”

娌惠民子望着橄桢许久,慢慢地才吭出那几个字“田坂次太郎”!

橄侦用日语和娌惠民子聊了起来,方知是东京山琦大坂司令部的官员,前来督察参战。橄侦说自己是田坂次太郎大佐,指着贺森说,他叫伊春小野大佐,又指另一旁边的官士说,他叫伊春一郎上将。

娌惠民子向他们点点头,自我介绍说,我叫娌惠民子,是藤田佐阁将军领导下的特高课行动组的关机长。

“唷希,唷唏!”

“谢谢,请多多指教!”娌惠民子出于礼貌待客。

娌惠民子觉得橄侦越来越帅气,又是军事家,和自己聊天非常开心,没有任何阻碍,有心的向橄桢讨好,温情脉脉的送上温柔的目光,深情厚谊的望着橄桢的举动,聆听他谈吐风情。不知不觉中,娌惠民子深深的被橄桢所说的每句话迷住了,对他情真意切,真的好想和他在chuang上萌动自己的人生。

娌惠民子来到中国,从来没有遇过这样的风度翩翩,才华横溢的伯爵,要是在东京,自己会捧一束美丽樱花,为爱情点燃那把圣火,为他厮守,做名温柔的贤妻良母。

橄侦注意到娌惠民子的眼神和形态,知道娌惠民子对他含情脉脉,对他卖萌。橄侦也知道,这是战争,日本女特务爱上了自己,这不是天方夜谭吗?橄侦没有受到她的钟情困扰,此波澜彼伏,趁机行事,把话题转移到建立浪人组杀手一事之上。

贺森得意忘形,用生硬的中国通聊起来,娌惠民子觉得贺森的中国通还比日语利索,顺口。

娌惠民子顾及说话,却忘记给几位将军倒上咖啡,一边倒上咖啡,一边谈到武士的建立。说这件事不太好办,常受到八路军的侦察兵袭击,元气损半。

现在又秘密从日本调派一支精良的武士到中国来,协作我们部队开展工作,有力打击敌人。但敌人也很猖狂,常来骚扰我们,为此,让藤田佐阁司令将军深感头痛。

“噢,有这回事?”

贺森假装卖腔说道:“看来我们的军事不如敌人啊,他们的情报来源非常准确,我们不妨在密码上作文章呢?同时也利用工作之便,迅速破获敌人的密码情报啊!”贺森假装自在说道。

一个日军敲响办公室的门。

“请进!”

“报告,有份急电。”

一份急电是藤田佐司令部发来的,是关于对中国古董运回日本的计划密电。

藤田佐司令部还要娌惠民子课长迅速命令,把张家村的小黑率领的浪人杀手,撤到上岳山一带活动。

上岳山地盘很大,环山四伏,围绕两个村庄和一个大镇,此处还有国军和八路军活动出没的地方,正好演示浪人的潜力和能耐。

“攻其不备,出其不意,两全其美!”

至于那份急电没有提到古董的数额,名称,现已落在何处?对贺森而言,他始终想到的是,不能让鬼子得逞,这是我们中国的文化,不能让鬼子把这批古董运回日本,他得想出一个妙计,他对橄桢侧目而视,心想,橄桢一定有办法找到这批文物古迹的。

橄桢看到了贺森的眼神,便对娌惠民说:“我对中国的古董和悠久的文化有着深厚的兴趣和爱好,中国的文化太好意思了,你不仿也学一学中国的文化,讲一讲中国话,你就会知道这里面多么的奥秘,尤其是古代唐诗,许多外国学者都很注重研究这方面的东西,叫做中西合璧。”

“噢,真的有那么神奇,那你也会中国通喽?”

橄桢故作咳嗽一下,清下嗓子,说:“中国通没什么难学,关键是你有没有兴趣去学喽!不过,我可把丑话说在前头,我没兴趣认你这个学生,当你的导师!”

“你不教我,谁能教我啊,我们都是大学同学,怎么你就那么小心眼不教我学点中国通吗?”

“我给你推荐一个吧!”

“谁?”

贺森开始以为橄桢要说的他会是自己,但他没有对娌惠民提到自己的名字,他心想,橄桢不想教她识字,原因何在,娌惠民子不是和田坂次太郎是东京的大学同学吗?难道他在给娌惠民子暗示着什么呢?真搞不懂,让自己乱言乱语去猜出,真的不知道他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贺森假装端起一杯咖啡递给橄桢,两人的眼神眉来眼去。橄桢知道他心里很着急,只好说出那个娌惠民子的上司山本雄磉大佐也是个中国通。

橄桢对娌惠民子嘀咕了一阵,只见娌惠民连连点头,于是,娌惠民回到自己的卧室装扮成中国平民百姓的样子。

他们走出了鬼子的防区,来到一间上等的饭馆,橄桢对店小二说,给我点几样有中国特色的菜来。

店小二认为这两三个人很有钱,眼睛不停的转,贼眉鼠眼的,想打这些人的主意,也许他的小算盘打错了,不先打听打听这几个人是什么来头?

橄桢对他瞪眼,骂他还愣着这瞎干吗?

隔不到一根烟的功夫,点出来的菜还没解释菜名。突然,饭馆就来了五个地痞流氓恶霸,其中一位对老板大嚷起来说:“大爷要把这通通包了,叫这儿的小人通通的滚蛋,你赶紧……”

一位长得满脸横肉的家伙,头上抹着油亮油亮的,拉起袖子,说:“你们几个还不赶紧走!”他说着慢慢晃悠走来。

娌惠民听不懂他们骂什么?知道是这几家伙来惹事,老娘也不是好惹的,正想掏枪,被橄桢压了回去,给贺森一个眼色。

贺森长得满脸胡子,起身拉着那人过来说:“看清楚你的爷是干什么的?你的爷的爷在这吃饭,一点规矩也不懂吗?”

那人不怕邪,伸手就想和贺森动粗的。橄桢怕贺森使用中国功夫,反而暴露自己的身份。橄桢大吼一声,一个柔道散打击了过去。那人的脸被橄桢抽了一个耳光,说:“八嘎,死了死了的!”又往他的脸上抽打两个耳光。

他们丈着地头蛇的势力,根本不怕这三个人什么来头,只见那人捂着脸一挥手,五个弟兄就包抄了过来。

娌惠民掏出手枪,大怒:“你们不想死的通通滚蛋!”

他们看到娌惠民子说的是日本话,还是个日本女人,知道他们是鬼子,不好惹。正想脱身离开,被橄桢飞起一脚,摔倒在地,橄桢恨恨踩在他的头,用中国话说:“叫你的弟兄把你的头儿请来?

几个弟兄看到自己的头被这鬼子踩着,不敢上来。又听头要他们喊老大过来,不得不退下,他们知道老大是鬼子的黑衣队负责人。

当他们的老大知道自己的弟兄惹怒了鬼子,假装对他们骂道,还不快滚,在这里丢人现眼,没干点正事来,成何体统?他皮笑脸不笑,对橄桢抱拳说道:“小的给你赔礼道歉,他们不知道是你们来这儿吃饭,今天的饭局算是我们的。”

“你就是那个头吗,干吗你的弟兄假装不认识我们,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娌惠民子愤怒一枪把他结果了,镇上响起了枪声。鬼子听到枪声,分兵四处搜寻。

橄桢这招很厉害,借鬼子的手把这黑衣队的头子干掉,因为他的双手沾满了平民百姓的鲜血。上次是他把帮黑衣队引开的,让韩东脱身逃离危境。这次总算把这恶人除掉了。

鬼子很快来到这间饭馆,看到娌惠民子这身装扮,和两个男子坐在一起吃饭,旁边躺着一个人。娌惠民子对那几个鬼子挥手,把他们通通押送回去。

贺森不知道橄桢来这么个突然怪招,在危境中出其不意,攻其无备。

娌惠民子对橄桢说道:“他们太让我们扫兴了,吃个饭也被搅了!”

没事,下次找个好点的饭馆吧,再说,那些所谓黑衣队的人,按理知道你娌惠民子的啊,我们算是陌生点,没和他们打交道,当然他们不认识我们喽,而你和我们不一样,我看是他们没把你放在眼里吧,尽给你惹事。

娌惠民子怒气,说:“我要剥他们的皮,连我们大日本帝国的将士也敢惹,不怕掉脑袋吗?”

橄桢有意让她生气,原归正道地说:“有空找一两个中国古董来欣赏吧!”

听者有心,说者无意。娌惠民知道有批中国的古董准备从天津码头进来,具体时间还不太清楚,由于这段时间雾大,走水路不便,但又怕在陆地上运这批古董,生怕不安全,地方有太多的强盗和抢匪。

猜你喜欢

  1. 废材逆袭小说
  2. 热血爽文小说
  3. 短篇美文
  4. 乡村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