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库> 总裁> 女监狱里的男人

更新时间:2018-08-18 09:29:16

女监狱里的男人 连载中

女监狱里的男人

来源:麦子阅读 作者:叫我忧蓝就好 分类:总裁 主角:韩小月 张梓琪楚天娇

《女监狱里的男人》小说简介:青春如梦,岁月如花。流水似年,稍纵即逝。青春,它一半明媚,一半忧伤。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去了省城女子监狱,做了里面唯一一个男狱警。这里,我遇到了前女友,大学的班花,小学的班主任。。,然而,现在,她们却一个个都成了监下囚。在这里,为了一丝优待,她们可以舍弃自己所有的尊严,甚至和我。。。当然,最主要的,这里还有一个大白腿女上司!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女监狱里的男人009 监区出事了!

这是个星期五,上午待半天,下午要没事的话,我就能出监狱大门去外面嘚瑟会了。

昨天兰兰还跟我说这外面新出了部电影,这要跟我出去看。

这一想,心里还不是美滋滋?

晚上出过饭,这看完电影,稍稍预定个晚场的,等回来,宿舍关门了,没地方住,我们这找个酒店。。。

嘿嘿嘿。

正做着白日梦,内线电话响了,把我这思路一下子拉回到现实。

兰兰接了电话,刚说两句,就看这神色立马慌张起来。

“是,是,我们马上就到。”说罢,这直接挂了电话。

“怎么?”我问。

“监区出事了,有个犯人口吐白沫,全身抽+搐,晕倒了。”兰兰着急说道。

“羊癫疯?”我问道。

“不知道。”

背着药箱,跟兰兰就朝着跑过去。人命关天的大事,容不得在路上浪费时间。

到了铁栅栏门口,一个小队长在那等着,神情焦急,看看我,又看看兰兰,说让我进去,兰兰不能进。

兰兰问为什么。

小队长说兰兰不是监区的看守,不能进。

妈的,什么时候有这规矩了。以前我不是看守的时候,也没见不让我进啊。

我说这是我搭档,这事我一个人做不来。

小队长说里面有同事,她们能帮忙。

这说来说去,反正就是一句话,兰兰不能进去。

没办法了,作为医生,尤其是我这种年轻的医生,最看不得病人发病我却在这浪费时间。

跟兰兰交代一下,让她在这等着,我拎着药箱子就跟着小队长去了里面。

小队长带路,一直往里面走,到最里面,一个没人的牢房,停下来,说病人就在里面,让我进去。

我进去,看见我们教导员也在里面待着,旁边还有我们副监区长,愁眉苦脸的看着地上还有点抽+搐的犯人。

赶紧跟这俩人问个好,我这提着药箱就过去给这女囚犯看病。

女囚犯三十岁左右,此刻面部通红,呼吸急促,嘴唇有些发紫。嘴边处,就是她吐出来的白沫。

不是羊癫疯。

伸手直接按在她左胸.口,隔着衣服我都能感觉到她心脏砰砰的跳的又快又重。

不会吧。

眉头一皱,从药箱里拿出药勺,掰开她嘴,舌头,口腔,早已被自己咬的千疮百孔,满嘴是血。

放心,不是尸变。而是。。。中毒!

如果在直接叙述一点的话,那就是抽粉抽多了。但是在监狱这种地方,还抽粉?

顺手撩开这女囚库管,皮肤没有光泽,有些干瘦,和我的猜想很相近。

赶紧起身,我说:“不行,我这医疗条件有限,治不了。快送医院吧。”

教导员焦急问道:“你真没办法了?”

我长个心眼,说道:“估计是食物中毒,先打120叫救护车,我们这边找几个人过来给她灌水,洗胃。”

“恩,没事了,你先回吧。”教导员冲我说道。

我哦了一声,这就要往外走。刚走没两步,教导员又叫住我,说道:“别和别人瞎说,对我们监区影响不好。晚点我找你。”

“好。教导员,监区长再见。”说罢,我这赶紧走人。

回去的路上我这心里就犯嘀咕,到底真的是食物中毒,还是我想的抽粉抽多了中毒?要真是抽粉抽多了,那这事就真大了。

这可是监狱啊,监狱哪里来的粉?

别的狱警给带的?

这要是真出了事,查下去,别说我们教导员和监区长了,就算总监区长,我估计都要换人。

出了铁栏门,兰兰问我怎么样了。

张张嘴,想了想,还是没把实话告诉她。不跟她说,这为她好,也为我好。

我说就是抽羊癫疯呢。上去打了一针放倒就好了。

背着药箱,这就有回了医务室。

话说我这已经成监区内的看守,管教了。但到现在为止,还没人说叫我去里面溜达一圈,值班,出勤什么的。

这日子,和我开始一样。

熬时间,下午,和兰兰在这聊天,等着下班出去。时间一分一秒的过着,从没感觉原来一小时是这么久的时间。

等到三点多,来个人跟我说教导员找我。

估计就是上午那事了。

我跟着过去,到了办公室,里面还是就她一个人。

“教导员好。”

“小月啊,你家不是城里的对吧。”她莫名其妙的问了我这么一句。

我说:“是,下面县城的。”

她说:“有没有想好周末去哪里放松下啊。”

我说:“没有,出去溜达一圈就行了。玩玩游戏,吃点东西,就回来了。”

她说:“年轻人,就应该出去好好放松一下。嗯对,我看跟你一起的那个女同志,也不错嘛。这样,你们好好出去吃一顿,去邻市爬爬山,放松一下。年轻人,就应该活力一点。”说罢,就看她拉开面前的抽屉,从里面掏出一个信封,起身,走过来,和蔼可亲的塞进我手里。

稍稍一捏,估计要有两三千块。

别问我为什么知道的这么清楚,因为我一个月的工资就是这个数!

我一愣,没敢接。

她这直接抓过我手,硬塞给我。

我说:“教导员,你这是。。。”

她说:“没事,没事。我就是想啊,这里就你一个年轻男同志,天天这么忙,应该的。”

说罢,这一摆手,就让我走了。

出门,打开信封一看,果然,三千块钱。

什么意思?

封口费?

怕我把今天上午遇到的事乱说出去?

不应该吧,我就是一个小小的管教,这还没给教导员送礼,这教导员到先行一步给我送钱了?

我想着这钱到底该不该要。

三千块钱呢,够我一个月工资了。这钱对别人来说不算多,对我可不是个小数啊。

但,我的良心,不允许我收下这笔钱啊。

收下了这笔钱就意味着我要帮她们保守这个秘密。

妈的,这教导员果真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我不能上了这个贼船!

要是退回去,她估计就要想法弄走我了。

这一想,钱直接塞口袋里,回了办公室,恩,约兰兰去看电影。

至于钱,收着,不花,起码对得起自己良心。

猜你喜欢

  1. 现情小说
  2. 都市小说
  3. 监狱题材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